墨文库 > 网游小说 > 隐凤朝阳 > 第一卷 奔逃北朝 流亡北朝
    京口原属原属丹阳郡丹徒县,处长江下游,北临大江、南据峻岭、地势险要,为兵家所重。尤其前朝大皇帝定都建业后,此地更成为江左军事重镇,设有重兵驻守。

    夏末秋初的江风凉寒刺骨,鸡鸣头遍时天还不曾亮出轮廓,星月隐在淡云之中,地面黑沉沉的,不似前半月那般月朗星稀、月华如霜。

    王畅自从账中走出,泠泠的寒意让他将手拢在袖中问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寅时了。”左右答道。

    “派去的人可曾回来了?”王畅问,河东王挥军入京,生怕京口兵变,特地派他来此地驻守。昨日傍晚京城传讯让他派兵追杀从京师流窜而来的贼寇,王畅派了自己亲兵去追捕。

    侍从道:“回来了,还抓回了十来名流寇。”

    王畅微微颔首,伸手刚想捻须却摸了空,他叹了一口气,扭头对心腹道:“这天气越发的冷了,我要留须了,不然脸上怪冷的。”

    王畅今年三十有五,都是当祖翁的人了,但看着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。他面如冠玉、身量颀长,十分符合当下的审美,是梁国出名的美男子,当年跟谢简并称为双璧。可他自觉的自己脸太嫩,不易服众,刚过弱冠便蓄起了长须。这一留就留了十五年,众人都快忘了他没蓄须前长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最近建康城里流行起了白面郎君,很多跟王畅同龄的人都剃了胡须,露出了本来面目。王畅本来是不想剃须的,他是什么人?向来只有他带动建康城的潮流,没有他去追随潮流的。奈何他夫人郗氏说是看腻了他现在这张老脸,想看他当年风流倜傥时的模样,硬让把他珍爱的美髯给剃了。王畅很是不忿,他现在难道不风流倜傥吗?

    心腹忍笑说:“可不是,天冷了,女君定会体恤郎君的。”

    王畅想到自家夫人,心中一叹,罢了,她最近心情不好,就多顺着她的意思吧。他正待骑马巡视军营,却有亲卫飞马而来传讯说,京城陛下传旨而来,让王畅去接旨。王畅嘴角微哂,陛下?还没登基就迫不及待自称为帝了?

    王畅是琅邪王氏弟子,其父祖皆为梁国高官显贵,他生来便是站在梁国顶端的贵公子,自然看不上河东王这般的反贼。不过这是萧家的内斗,跟他们王家无关,他们也正好趁着皇族内斗,接手京口兵权。作为被王氏倾心培养的家族支柱,王畅是最典型的士族弟子,心中只有家没有国。

    “郎君?”侍从轻声唤着王畅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王畅步履悠闲的往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营帐中走出十来人,这些人都是王畅的谋士,众人纷纷恭喜王畅擒下流寇,还有几名谋士写了赞诗给王畅。王畅心情颇好的看着谋士们送来的诗词,坐在貂裘上诵读诗词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。”尖细的声音响起,一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掀帘走去帐内,“圣人让你尽快追击流寇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王畅神色怡然的吩咐左右:“人手都派出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郎君,军士们都派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见王畅悠然的坐在账中,军营里的大将都没派出去,咋然色变道:“王将军,你就派这么几人去追流寇?他们是圣人下令要追的流寇!”

    王畅弹了弹袖口不存在的灰尘,“那你待如何?”他心中暗笑,什么时候谢家弟子都成流寇了?

    “自然是王将军亲自领兵擒拿流寇。”中年男子道,他是河东王的心腹寺人,对河东王忠心耿耿,谢家两个郎君逃脱他比谁都心急。

    “荒唐!”王畅勃然大怒,“我堂堂世家子,岂能行如此浊碌之事!”说罢他愤然袖手离去,“来人,备酒!”

    “郎君莫生气!”左右谋士慌忙追随他去大帐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气得浑身哆嗦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人莫生气!”内侍身侧的小黄门弯着身子低声劝着义父,“王畅不过一蠢物,我们何必跟他计较?我看还不如我们亲自去追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了干儿子一眼,神色微动,“那些军士会听我们的吩咐?”

    小黄门说:“大人有圣人圣旨,何愁不能调兵遣将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想也对,对小黄门吩咐道:“你带着圣人的旨意去招人。”

    “唯唯。”小黄门应声而下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见王畅已经举起酒盏开始饮酒了,忿忿的拂袖离去,他回去定将这一切都禀告圣上!

    王畅等中年男子离去,放下酒盏轻嗤一声,“自不量力!”谢灏、谢洵出逃时带的全是心腹部曲,各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将,就凭军营里这些废物连人家的衣角边都沾不到。

    王畅身边的近侍有些忧心的问:“郎君,他是圣人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王畅不屑道:“心腹又如何?他难道会为了区区一阉竖为难我?”

    心腹一想也是,圣人还会因为阉人为难郎君吗?郎君可是皇后最疼爱的阿弟。他见王畅轻啜杯中美酒,不由笑道:“郎君救了谢家两位郎君,回去也不怕女君不让你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王畅嗤之以鼻,“胡说!我喝酒还需要女君答应不成?”他见心腹含笑不语,摸了摸鼻子说:“谢简这老小子人品虽不大好,可歹竹出好笋,谢家那两位小郎是好的,没有女君我也不会让他们走绝路的。”王畅暗忖,十年前谢简得罪李太皇太后而逃亡魏国,现在又轮到他的儿子、外孙女逃亡魏国了。谢简就是谢皇后、谢家两位郎君的父亲。

    河东王逼宫篡位,正是最忙碌的时候,哪有闲情派他去追流寇,他们所谓的流寇是谢家的两位郎君,也是建元帝的两位舅兄,宫中有人传言两位谢郎离宫时还带走了广陵公主。

    河东王素来心胸狭窄,哪怕广陵公主只是女子,也要斩草除根,故连下了数道密命让他追捕谢家大郎、二郎和广陵公主。王畅的继妻郗氏是谢简的前妻、两位谢郎和谢后的生母,谢家自谢简父亲谢公去世,谢简流亡魏国后已败了一半。

    如今建元帝山崩,谢家仅剩的两位郎君再次不得已流亡魏国,谢家在大梁已经没有跟他们王家争锋的能力了。王畅自然乐意买个好给谢简和妻子,睁眼闭眼的放走谢家两个儿子,他跟谢简也算故交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,两位谢郎离家时还带了妇孺,广陵公主又尚在襁褓,也不知他们能否顺利出逃,我们是否——”心腹想问王畅要不要派人去保护他们。王畅跟谢简是故交也是老对头,两人年纪、地位、容貌、才华无不相当,自幼年就开始相互比较,一直比较到了十年前,谢简流亡魏国、他娶了谢简的前妻郗氏为止。

    王畅同谢简关系不好不坏,可因郗夫人的关系,同谢皇后和两位谢国舅关系却不错,尤其是小谢国舅是王畅看着长大的,谢简离开时他才刚满周岁,他两岁时生母郗夫人改嫁王畅,年幼无知的时候他还被王畅哄着叫过王畅大人。王畅素来疼他,谢洵初描红的帖子还是王畅执笔写的,这是王畅亲子都没有的待遇,故心腹才有这一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王畅饮尽盏中残酒,放下酒盏,淡淡的说:“我都放了他们,如果他们还逃不了,那就是他们的命。”他自嘲笑道:“哪天我落到他们这地步,还不知有没有人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心腹皱眉,郎君此言不祥!

    “天下哪有这么多吉兆。”王畅哈哈大笑,“当初圣人出生之际,漫天霞光,先帝还说这是大吉之兆,结果如何?我们凡夫俗子过得一日便是一日。”

    心腹无奈的苦笑,郎君就是脾气太不羁了,不然何故多年不愿出仕,直到兄长不幸亡故才出山。

    王畅饮了一番酒,眼见天快亮了,便坐着牛车回府邸。而在通往京口一偏僻隐蔽的渡口小道上,一队约有百人的骑兵纵马奔驰着。他们所骑的全是骏马,因奔驰了近半个时辰,马匹已精疲力尽,汗水不停的流出,骑士们减缓了奔驰速度,好让马匹得到休息。

    “阿镜,你还撑得住吗?要休息一会吗?”谢灏关切的看着身侧脸色苍白的阿妹,谢灏是谢兰因和谢洵的长兄,在河东王攻破京城前便得了建元帝的吩咐,出城安排他们离京的事宜了。

    谢兰因外表看着娇弱,但却不是那种真正养在深闺的弱女子。平时在太医令和萧赜的督促下,每天都会骑马半个时辰以上,可在皇家园林里慢骑,跟现在这种亡命狂奔还是有很大区别的,他担心她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谢兰因肯定自己大腿内侧的皮肤已经磨破了,衣服被血染湿又干了好几次,若换了平时她早受不住了,可现在她故作轻松的对大兄笑了笑,“我没事,大兄不必担心。”她担心的回头看着被侍卫密密护在怀里的女儿,“倒是阿菀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护着阿菀的侍卫是突厥人,刚站稳就在马背上了,是谢家部曲里骑术最好的人,他低头看着绑在自己身上的小娃娃,她小脑袋靠在自己胸前,小嘴微张着酣睡正香,他闷声道:“公主还在睡觉。”

    谢兰因微微松了一口气,女儿没哭闹就好。

    谢洵安慰谢兰因说:“阿姐你放心吧,阿菀从小就乖巧,不会哭闹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谢兰因轻嗯了一声,头微微偏了偏,遥遥的看着建康的方向,眼底闪过一丝水光,阿兄已经不在了吧……他是不可能屈膝于李氏老妪和河东王之下的。

    谢灏和谢洵互视一眼,阿镜和圣人感情极好,两人又有了阿菀,阿镜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出来。

    河东王有反心也不是一两天了,宫里又有李氏老妪相助,谢灏早有避走的打算,故此番出逃也不算太狼狈,只是他没想到李氏老妪居然有胆子勾结河东王篡位弑君。不过也是,孙子登基哪有儿子的登基好,只是这老妪被河东王的甜言蜜语迷了心窍,都没看出自己那亲儿子是头狼,他且看李家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阿兄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谢洵问谢灏,谢灏避走的打算只有他几个心腹知晓,谢洵、谢兰因迄今都只当他们是仓皇出逃。

    谢灏道:“从西津渡去广陵,由广陵入淮水,再沿通济渠去陈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谢洵大吃一惊,“我们要去魏国?”

    谢兰因没出声,她已经猜到他们此番要去北朝了,“大兄,西津渡有重军驻守,我们能过去吗?”

    谢灏说:“能,王将军会派人接应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?”谢兰因一愣,“王畅?”王畅是他们生母再嫁的夫婿,又跟他们父亲同辈,如果谢兰因不是皇后,也不能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谢灏微微颔首道:“他昨天就派人来接应我了,不然我们这一路怎么能这么顺利。”

    谢兰因笑看阿弟,“阿弟,看来你那几声大人没白叫。”

    谢洵脸涨得通红,没想兄姐会在这时提及自己幼年做过的蠢事,“王将军本来就跟大人是好友,会帮我们也是看在大人和阿母的情分上。”

    谢灏、谢兰因淡笑不语,好友?老对头还差不多。至于阿母她都是王门妇了,与他们谢家有何情分?他肯放他们一马,还不是因为谢家在梁国已没复起的指望,而大人在魏国又深得崔太后信重,他卖好与大人罢了。

    谢洵又想了想,又迟疑的问:“阿兄,我们要去找大人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