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网游小说 > 隐凤朝阳 > 第一卷 奔逃北朝 暖阁叙话(下)
    崔太后神色微动的问:“你家女郎今年才十五?”谢后今年不过十五岁,谢简丰神如玉,郗氏也是出名的美人,他们的女儿容貌定不会太差。皇帝素好美色,又喜汉女,谢氏身份高贵、才华出众,皇帝必然喜欢。

    北魏是鲜卑族当政,鲜卑族对礼教并不看重,魏国不少皇帝驾崩后都会留旨意让后妃离宫回家。崔太后也不在乎魏国多一个原本是梁国皇后的皇后。

    谢简道:“梵镜的启蒙恩师是文靖公和我叔父,两位长辈一位跟妻子恩爱一生,即使绝了香火也没纳妾;一位说是找不到真爱不娶,结果当真终生没娶。阿镜性子疲懒,即使有两位长辈教导,也没学到正经的学识,反而学了一肚皮的风花雪月。她跟建元帝青梅竹马,感情极好,我若现在就让她另嫁,难保她会想不开。阿镜日子过得不容易,我不想逼她。”

    谢兰因小字梵镜,故亲近之人都唤她阿镜。谢简儿子不多,女儿却不少,可女儿再多,谢兰因在他心中的地位终究不一样。嫡长女,又是自己看着长大的,他当年离家时小丫头哭得撕心裂肺,如今她自己都当娘了。

    他看出崔太后的意图,她是想让自己女儿入宫伺候今上。要是没有崔太后,或她已风烛残年,他肯定乐意女儿入宫。今上已立太子,又没有皇后,以女儿的容色才华,入宫必得圣宠,保不齐女儿就是第二个崔太后。

    可惜崔太后正当盛年,今上心有大志但资质平平,尚及不上萧赜三分,连萧赜都含恨而终,谢简怎么会让女儿嫁给这种庸才?且萧赜喜欢女儿,所以愿意让女儿死遁出宫,拓跋家的皇帝么——要真喜欢上女儿,临死前肯定逼着女儿真殉葬。

    他连庶女都不忍心送入宫中,更别说是自己最疼爱的嫡长女,只是他也不好当着崔太后的面嫌弃今上。今上不是崔太后亲子,也是崔太后养大的,她可以打骂今上、别人可不行,所以谢简找个借口推脱。这借口也不是随意找的,重点不是她跟萧赜感情好,而是她的启蒙恩师是文靖公和谢岚。

    “文靖公?你叔父?”崔太后微惊,“你怎么请到顾太傅和谢公给她启蒙的?”文靖公是梁国名臣顾翰、三朝老臣,懿惠太子和建元帝的太傅。谢简的叔父谢岚虽不是太傅,却也是江左名士,文采风流。这两人怎么可能做小女郎的启蒙恩师?

    谢简道:“阿镜出生就被成祖定为太子妃,三岁便随建元帝在书房读书。文靖公和我叔父都是建元帝的蒙师,所以也是她的蒙师。她素来贪玩,不肯用心读书,也亏的是两人教,不然她连四书都读不下,更别说史传。”

    当今魏帝是崔太后的养子,他和萧赜一样都是冲龄登基,他被崔太后把持朝政多年,早有亲政之心,只碍于太后势大,只能暂时安于现状,作出一副沉溺女色的模样。而崔太后巴不得皇帝能假戏真做,每年都会给他找不少美人入宫。

    不过送美人是一回事,送有才华、得帝师启蒙的美人又是另一回事。崔太后可不想在宫里出现第二个自己。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谢简:“都说谢郎性狡,我今日方信了。”崔太后临朝摄政多年,要看不出谢简的心思,早成为朝臣的傀儡了。

    谢简轻笑着说:“送我女儿入宫,还不如让崔家的女儿陪太子,青梅竹马长大,感情才深厚。”

    崔太后微微颔首,她也想让崔氏女当太子妃,只是还在挑合适的人选,“合适的人选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谢简奇道:“崔家还少美人?”崔太后出生不低,她出自清河崔氏,梁国八王之乱时崔氏并未随梁帝南渡,而是留在北地,魏国建立后崔氏成为魏国大族。可惜崔太后父亲后来受大案株连被杀,崔太后从世家女沦为宫奴。

    她身为汉女,又是罪臣之女,能在宫中获得先帝宠爱,立她为皇后,其心计、手段自不容小觑。崔家有崔太后撑腰,才又渐渐兴起。谢简不信,偌大的崔家连几个美人胚子都挑不出来。

    崔太后喟叹道:“美人易寻,有才华的美人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谢简失笑:“你不会还想养出第二个你吧?”她不会想让崔家代代相传下去吧?他似笑似讽道:“莫非你想当吕后,想让崔家同皇室世代交好?”

    世人都说吕后牝鸡司晨、心狠手辣,他却觉得吕后为人太软弱,连亲子尚同她反目成仇,她居然还梦想吕家能同刘家世代交好,让大半刘姓王子都娶吕氏女为妃。这等天真的后果就是,她一死,吕氏一族近乎绝灭,吕氏王妃连个声响都不闻的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谢简这话太过诛心,惹得崔太后恨恨的斜了他一眼,“既然有吕后前车之鉴,我又岂会如此?”崔太后可不想崔家最后沦落到吕家的下场。要不是拓跋氏向来有子贵母死的传统,她又何至于连个亲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谢简说:“那就找几个乖巧的孩子作为太子陪读。别的都不用教,只要教他们一意为太子奉献。”

    崔太后若有所思,谢简也没说话,翻看着手中的奏折,任崔太后想着心事。暖阁里一时寂寂无声,直到暖阁外宫人的通报声才打破寂静,“太后,圣人过来请安。”

    每日圣人都会在午膳前来太后的宫室请安,崔太后微微颔首,谢简闻言也起身去拿挂在衣架上的斗篷,太后和圣人会共进午膳,这是他们母子难得的亲近时间,任何人都不会打扰。

    谢简披上斗篷后,向崔太后告假,“我半月后要去陈留一天。”他是朝中重臣,无令不得离京,他要先得到崔太后批准才能离京。

    崔太后倚着扶手问他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谢简道:“去陈留看我儿子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这会想起父子之情了?”崔太后刚被谢简刺了下,心情有些不好,听谢简说要去陈留看孩子,立刻讥讽他水中花般的父爱。

    谢简笑道:“终究是我儿子,我将来香火还要他们来供奉。”

    “阿平。”崔太后唤着近身宫侍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宫侍应声而入。

    “把我新得的玉器装好,赠与谢家郎君和女郎。”

    “唯。”宫侍领命退下。

    谢简屈身行礼:“臣代儿女谢过太后赏赐。”

    崔太后徐徐道:“朕也是爱才,望爱卿诸子将来多为我大魏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臣万死不辞。”谢简刚离开暖阁,就远远的瞧见圣驾朝这里行来,谢简站定,待圣驾靠近后,上前一步行礼道:“圣人,太子。”

    魏天和帝坐在肩舆上,他身侧坐着年仅四岁的太子拓跋曜。拓跋曜是皇后李氏所出,李氏原本是拓跋曜的夫人,半年前天和帝被立为太子后,李氏便按照魏国惯例被赐死,死后追封为顺贞皇后。

    因天和帝并未再立皇后,故目前拓跋曜由崔太后抚养。天和帝很疼爱唯一的儿子,每天太子下课后他都会亲自去接太子,然后两人再去崔太后宫中陪太后共进午膳。

    谢简身为帝国重臣,时常在宫中遇到两人,太子对他也很熟悉,对他笑道:“谢先生不必多礼。”谢简不是太子太傅,但因他写了一手好字,被崔太后指为太子的书法老师。

    天和帝居高临下的看着谢简,“人死不能复生,谢卿节哀顺变。”他也接到梁国大变的消息,也知道谢简的嫡长女是梁建元帝的皇后,梁伪帝篡位弑君,建元帝驾崩、谢后殉夫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建康。

    “谢圣人体恤。”谢简恭敬的谢过。

    天和帝微微颔首,也不同他多寒暄,吩咐左右继续去长乐宫。对谢简这个帝国重臣态度十分冷淡。他也不止对谢简一人冷淡,他对崔太后身边所有长相稍微过得去的臣子都很冷淡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杀了一位跟崔太后关系暧昧的臣子。导致魏国现在上层官员,只要长相稍微俊美些的都不敢跟崔太后太过亲近。崔太后死了一位蓝颜知己也不以为意,让心腹内侍又给自己从军中挑选数名俊美年轻强壮的宫廷侍卫。

    对此天和帝很愤怒,可他到底还有理智,不敢担滥杀臣子的名声,只能任崔太后光明正大养面首。谢简待天和帝肩舆的离开后,才直起身体看着天和帝的身影。天和帝今年二十二,也册立了太子,名义上已亲政,可大权实际还握在崔太后手里。

    谢简看不上天和帝,他才能平庸、目光短浅,论治国手段不知差崔太后多少,可再平庸他也是皇帝,崔太后再厉害她也只是太后,不可能成为皇帝。他能迅速崛起全仰仗崔太后,他不可能背叛崔太后,但他可以给自己留条后路,谢简思量着,等大郎来了,他要跟大郎好好谈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