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网游小说 > 隐凤朝阳 > 第一卷 奔逃北朝 陈留公主府
    谢简初来魏国时,先帝曾赐过他一栋宅院。但这栋宅院在内城边缘地带,几乎要到外城。也不是先帝吝啬,不舍得给他太好的宅院,而是大魏立国也有百年,迁都长安也有十几年,内城地段好的宅院都被魏国的达官显贵瓜分光了。

    谢简初来乍到,能有一套长安城的宅院已是先帝的隆宠,很多官员做了一辈子官员,在长安城都无片瓦之地。谢简尚陈留公主后,便搬到公主府。陈留公主生母早逝,份位也不高,所以她也不受先帝宠爱。

    可她第一任丈夫是梁王萧赫,萧赫不被先帝重视,但魏国为了体现他们的大度,很善待萧赫,给陈留开设的公主府也极尽奢华。萧赫死后,陈留再尚谢简,先帝不好明着赐豪宅给谢简,只能再次将公主府翻建的更华丽。

    谢简同陈留公主夫妻恩爱,公主府的下人也对他尊敬有加,谢简刚出宫,就有下人回府邸告知公主,等谢简回府,公主已经备好了热水、茶水,亲自站在二门迎接谢,“郎君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谢简上前几步温声同陈留说:“最近天冷了,公主怎么不回屋里等我?”

    “太医前几日才说要我平日多走动,横竖无事,就来等郎君了。”陈留嫣然笑道,她今年刚满三十岁,其母出自慕容鲜卑,慕容氏向来是鲜卑族里最貌美的一支,陈留也挑了生母和先帝的优点长,肤白如雪、容色浓丽,她虽没有崔太后那种雍容尊贵的气度,也是难得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“公主,再有半月我要去一趟陈留。”谢简说,“算算日子,他们也该到了。”谢灏、谢洵、谢兰因三人要来魏国的事,谢简没有瞒着陈留,他跟陈留是夫妻,这种事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也算他们该到了,郎君放心,你以前的宅院我都派人收拾好了,人一到就能住下了。”她有些不放心的问:“都是不大的孩子,郎君真要让他们住外面?”陈留是真担心谢简那三个从南边来的孩子,毕竟谢大郎、二郎是谢简仅有的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她跟谢简成年十年,膝下只有一女,她给谢简纳的姬妾也不曾生子,夫妻两人连南朝的谢皇后和庶女算在内,拢共只有五个女儿、两个儿子,子嗣实在太单薄了,所以陈留特别在意谢灏和谢洵,他们将来是要给他们夫妻传承香火。

    要是谢简在梁国的郗夫人没改嫁,陈留也不会这般贴心贴肺,毕竟再贴心都贴不到自己身上来。可郗夫人改嫁了,跟谢家没关系了,将来跟驸马葬在一起是自己,受谢家后代供奉的也是她跟驸马,她真心把驸马的孩子当自己孩子。

    谢简笑道:“凤郎不会来京城,来京城的只有阿镜和阿虎,以阿镜的身份,住公主府也不方便,还不如住在外城,也不惹人注意。我让阿虎陪着她们母女,而且阿虎年纪也不小,住在公主府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陈留嗔道:“阿虎不过十一二岁的孩子,哪里大了?不过郎君顾虑的也对,阿镜住在公主府只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,只能暂时先委屈她们母女,等风声过去,再接她们母女来府里住。”

    谢简暗忖,能被王畅哄着叫大人的蠢货,哪里需要他来心疼?谢简也不是不关心儿子,只是他离开梁国时幼子才刚满周岁,对自己完全没有印象,他又被王畅哄着叫过大人,还不知心里对自己是什么想法,谢简也不想急巴巴凑上去惹儿子嫌。

    等熟悉了幼子的性情再慢慢教导也不迟,不过这话他对陈留说不出口,只能说:“他是郎君,又不是小女娘,有什么好心疼的?宁馨呢?”他问着他跟陈留的女儿谢宁馨。

    “出去玩了。”说起女儿,陈留也是一肚子怨气,“越大越野,都是郎君宠坏了她,让她临个字帖都不肯。”

    谢简莞尔,“她不爱临帖就别临,我们的女儿总不至于将来连个写字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谢郎的女儿吗?”陈留抱怨道:“我听说她长姐三岁就开始临帖,十二岁一手簪花小楷便名扬天下。”

    谢简笑言:“阿镜的字只能说尚可,名扬天下还称不上,她身份高,所以梁国的大臣哄着她。”

    陈留恨恨道:“那也比这野丫头好多了!真希望她长姐快点过来,让这小丫头见见是什么大家闺秀!好好臊臊她!”

    谢简摇头说:“她阿姐是因为自小身份不同,才被人这么拘着,宁馨不用跟阿镜那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陈留闻言也叹息:“大娘子也是苦命人,不过我们鲜卑人没你们汉人规矩大,等她缓过一段时间,我们再给她好好挑个才貌俱全的夫婿。”

    谢简不置可否道:“再说吧。”长女和外孙女的身份对她们来说,既是福又是祸,谢简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安置她们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女儿和外孙女的身份绝对不能外泄,“阿镜的身份不能给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放心,我有数。”陈留说,她也不是傻子,不说谢兰因本身就是绝色美人,光凭她建元帝皇后身份暴露,都有无数别有用心的男人扑上来。哪怕为了自己的女儿,她都不能让谢兰因身份泄露。

    陈留又想起了一事,“郎君,你说大郎他们还有半月就到了?这几年路上都不大太平,要不要我让步六孤宗言去接他们?”

    “步六孤宗言?”谢简一怔,“他不是在六镇驻守吗?怎么能去接大郎?”即使谢简是魏国中书令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也没权利派遣一位柱国大将军去接子女。

    陈留笑着说:“他一个月前就来京城了,前天还送拜帖到府上,说愿为我效犬马之劳,他是大郎他们的表舅,阿舅去接外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前天送拜帖?”谢简玩味的重复了一遍,笑问陈留:“你不是向来讨厌他么?怎么又提起他了?”以前步六孤宗言送礼,陈留不至于退回,但也向来不回应的。

    步六孤宗言跟陈留是表兄妹,步六孤宗言唯一的嫡子还在他们府上养着,可因陈留讨厌步六孤宗言,所以两家人也就逢年过节送些节礼,不曾有别的来往。每次不步六孤宗言来长安,陈留只派人把他儿子送到他府上,她本人不会出面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讨厌他。”陈留叹息摇头,“我只是恼他太风流,害得阿妹含恨而终。”步六孤宗言的发妻也是陈留的表妹,是陈留阿舅的独女。小慕容氏嫁给步六孤宗言才三天,步六孤宗言便奉命出征,之后一直待在六镇偶尔才回京跟小慕容氏团聚。

    也因他们夫妻聚少离多的缘故,小慕容氏同步六孤宗言成亲六年方才生下一子。那时步六孤宗言在边关早有妾室庶子女,小慕容氏生下儿子没多久就去世了。陈留坚定的认为表妹会早逝是步六孤宗言薄情寡义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又接他拜帖了?”谢简问,心中不以为然,妻子被留在京城不能团聚,步六孤宗言要不在六镇纳妾生子,那等着自家子嗣血脉断绝吗?尤其步六孤家是武将世家,子嗣传承更重要,所谓上阵父子兵,战场上没有比亲骨肉更让人信任的战友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阿狼。”陈留叹息,“步六孤宗言想把阿狼接回去,他总算没狠心到底。”阿狼是小慕容氏唯一的孩子步六孤纮,也是步六孤宗言目前唯一的嫡子,小名阿狼。草原上狼是最狡猾、生存力最强的动物,小慕容氏希望儿子能跟草原狼一样顽强,故给他取了这个小名。

    小慕容氏在步六孤纮半岁时就去世了,步六孤纮是陈留当儿子养大的,步六孤纮出生时陈留已经跟谢简成亲,谢简身边无子,闲暇也会指点些步六孤纮功课。步六孤纮比太子大一岁,照着他跟宫廷的关系,很有可能成为太子伴读。

    可太子伴读哪是好做的?也就那些不学无术的勋贵弟子才会千方百计去当太子伴读。步六孤纮的父亲是手握一方军权的大将军,他只有回到自己父亲身边才能受到最好的教育。陈留以前认为步六孤宗言宠妾灭妻,连唯一的嫡子都忘了,没想他肯为了儿子回京求人,陈留对他的怒气就淡了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阿狼会当太子伴读?”谢简看出陈留的担忧,含笑安慰道:“放心,阿狼不会当伴读的。”六镇的将领向来看不起牝鸡司晨的崔太后,崔太后怎么会让六镇将军的儿子当太子伴读?她巴不得太子身边全是崔家弟子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当伴读,他应该回六镇,阿妹临终前念念不忘的就是要让阿狼回到他父亲身边。”陈留说着,目露期待的望着谢简,当初留下诸位将军女眷子嗣是先帝的主意,哪怕先帝薨逝,崔太后也没有改变,现在崔太后肯让阿狼回六镇吗?

    谢简明白陈留想要自己想法子让阿狼回到步六孤宗言身边,但他没明确给妻子回复。让武将家眷留京是先帝晚年的旨意,先帝晚年暴躁多疑,对官员多有防备,才想出这么一个防武将的法子。

    可崔太后、谢简都觉得这法子除了增加武将不满外,没有别的用途。又不是将武将留在边关,只是将他们家眷留下,难道武将在外就不会纳妾生子?不过比起别的事,这只是件小事,崔太后虽觉得此法无用,也没有废除此令。

    她是女主临朝,遇到的阻力要比寻常帝皇大的多,不到关键时刻,她很少会改变先帝的旨意,但不改旨意,却可以换个别的婉转的法子。步六孤宗言的妻子早逝,其子年幼,只要他换个人来京城,崔太后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步六孤宗言在六镇还供着他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兄弟,这些是最好的替代人选,他不信步六孤宗言想不到。不接走儿子只是不愿接,既然如此他又何必点破其中关系,让陈留心里再留隔阂?横竖不是自己儿子,亲爹都不心疼,哪里轮得到他心疼?

    谢简颔首道:“阿狼将来要当柱国大将军的,是由步六孤宗言亲自教导比较好。”说着他踱步到书桌前提笔给步六孤宗言写请帖,唤来管家送到大将军府,请步六孤将军今晚过府一叙。

    陈留愕然问:“郎君邀步六孤宗言今晚叙旧?”像他们这种身份地位的人,向来事务繁忙,除非密友,不然邀人过府叙旧,起码也要提前通知,晚上聚会、中午送请柬是非常失礼的事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会有时间的。”谢简说,现在不是武官回京叙职的日子,且步六孤宗言身为世袭的柱国大将军,并不需要年年回京叙职,他会一月前来京城显然是因为接到了梁国内斗的消息,特地来长安等候消息。

    若梁国真正内乱,魏国必然趁乱而入,步六孤宗言早来一步,就是想占先机。没想萧赜情愿身死也不愿梁国内乱,步六孤宗言就转而投向自己了,他这是肯定自己的儿子一定会逃出来的?谢简摩挲着腰间的玉佩,他是该找步六孤宗言好好聊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