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网游小说 > 隐凤朝阳 > 第一卷 奔逃北朝 父女争执(下)
    眼见父亲和阿妹说话越来越偏,再下去就真伤感情,忙续着先前的话题说下去,“十个侍妾会不会太多了?”他也是元妻身体不好,为绵延子嗣也不过纳两名妾室,还都是妻子的媵妾。

    “就是,他区区一个将军,侍妾比阿兄还多。”谢兰因很看不上秦宗言,这么好色哪里称得上俊才了?阿兄都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武将,不多生几个,等着绝后吗?”谢简说,等上了战场,七八个儿子能回来几个?他对女儿说:“不让侍妾生子,难道你来生?”

    谢兰因气鼓鼓的说:“我才不生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。”谢简点头道,“你们不过是半路夫妻,生什么孩子?将来有你阿兄、阿弟的孩子养你。”谢简本就没准备让女儿在秦家待太久,他也没准备要柱国大将军之位他,与其让阿镜生孩子,受步六孤宗言的忌讳,还不如不生。他女儿又不是生子工具。

    谢洵听得目瞪口呆,还能这样吗?谢灏深以为然,秦宗言都有嫡子了,他也不是昏庸之人,与其让他用手段压制阿妹,还不如不生孩子。女人生孩子就是走鬼门关,阿妹有阿菀足够。谢知暗忖,都有这么多儿子,他还不知足,他是准备生多少孩子啊。

    谢兰因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谢简知道女儿心里已经答应,他走到女儿面前看着她,“阿镜,给阿耶五年时间,五年后我就把你接回京城,再让阿菀随你住。”反正武将跟妻子分离是魏国的传统。

    谢兰因抬头看着父亲,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谢简扬眉:“我何时骗过你?”

    谢兰因勉强点头说:“不过我想先跟他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谢简颔首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阿菀也要跟我在一起。”谢兰因说。

    谢简摇头,“不行,她有父亲、有祖父母,轮不上姑姑来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你把我女儿照顾到宫里去吗?”谢兰因怒道,“阿兄临终前说过,要阿菀后身不再生于帝王家。”

    “亡国之音。”谢简嗤之以鼻,“皇家要是不好,他萧家为何篡位?”

    谢知默默给祖父拉仇恨的能力点赞,难怪他在梁国风评不好。

    谢兰因被父亲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,谢简却道:“阿菀生来就是金枝玉叶,你舍得她嫁入寻常人家?”

    谢兰因静默了一会道:“嫁入寻常人家也没什么不好,没纷争,比宫中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哪来没纷争的地方?”谢简冷笑,“你当寻常百姓家就安逸了?公婆、妯娌、子侄哪样不是事?你觉得我们谢家很太平?倒是宫中高位女眷仅崔太后一人,余下都是臣子,不敢对皇后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我跟阿兄是打小一起长大的。”谢兰因辩解道:“魏国宫廷子贵母死,我不要阿菀生太子。”

    谢简好笑道:“太子今年才四岁,阿菀还不满一岁,他们同样可以一起长大。谁说皇后一定要生太子?天和帝就非崔太后所出。”

    “可——”谢兰因还想分辨,谢灏见阿妹又要跟大人吵起来,连忙打圆场说:“阿菀还小,等她成亲起码还有十五六年,何必想这么久远的事?我们还是先下船,想来公主也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谢洵也说:“是啊,我们先下船。”

    谢简上船后第一次将目光落到谢知身上,“这娃娃是阿菀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谢灏低声对谢知说:“阿菀,快向大父拜拜。”

    谢知黑线,她觉得在祖父面前做这种卖萌举动很蠢,她只仰着头看着祖父,古人结婚真早,祖父看起来真年轻,阿耶以后也会跟祖父一样帅吗?

    谢简看着长子怀里玉雪可爱的小娃娃说:“给我抱抱。”

    谢灏把女儿放到父亲怀里,谢简握着谢知的小肉手,“取名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取了一个小字阿菀。”谢兰因想到自己否决的名字,就心生懊恼,早知道就不反对阿兄取的名字,将来阿菀还能多个想念。

    “就叫谢知,字含章。”谢简一言定了谢知的名字。这也是萧赜给女儿取的名字,只是萧赜是期待子女和睦相处,而谢简则是将自己的野心展现给长子长女,“含章一字,对外就莫说了。”说出去肯定会被有心人知晓。

    谢知瞪大了眼睛,好巧!祖父居然会取跟自己一样的名字!

    谢兰因想到名字的含义脸色变了变,但又想到也是阿兄取过的,就咽下了反对。两个人两次给阿菀取了一样的名字,这名字或许跟阿菀有缘。

    谢简取好孙女的名字,将孙女递给女儿,“随我去拜见公主。”

    谢兰因说:“你们先去,我要喝盏茶。”

    说是喝茶,其实谢兰因要重新梳妆,谢简、谢灏会意先离去,谢知等祖父、父亲阿叔离开后,小脸贴在谢兰因脸上,阿娘别难受,什么都没有生存重要,只要活着才有一切可能。

    谢兰因却出乎谢知意料的没掉眼泪,她只是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小脸,“以后阿娘不在阿菀身边,阿菀会忘了阿娘吗?”

    谢知摇头,她怎么会忘了阿娘?

    谢兰因见女儿摇头,心中一乐,又亲了亲女儿,“阿菀真是阿娘的宝贝!”她将女儿放在床榻上,坐在梳妆镜前细心的装扮自己。之前她怕碍了陈留的眼,不敢多装扮,现在知道大人已经定好自己亲事,她就要为自己打算。

    既然答应嫁人,她也不乐意跟步六孤宗言成为一对怨偶,她要跟步六孤宗言好好日子,将来成为阿菀的依靠。父亲说的五年后接她回娘家,她也没放在心上。五年时间能做什么?回京后还不是跟现在一样依靠父兄,将来父兄没了,难道她跟阿菀难道要再依靠侄子不成?

    自古靠人不如靠己,可惜她在梁国时被李氏老妪压着,不敢做太大动作,阿兄又走的太早,导致她给自己培养的那些底牌这次全废了。步六孤家环境总不会比宫里再差,谢兰因打开一盒香脂,晕开了轻柔的按在脸上,镜中的美人明眸晶灿、清艳无伦,这次她要好好经营,将来再有什么事,她绝不再让别人来做主她们母女的命运。

    谢知仰头看着阿娘细心的装扮自己,她没有涂脂抹粉,就抹了一点香脂、修剪下长眉,换了一个发型,就像变了一个人。之前的阿娘是美,但没现在美得那么惊心动魄,谢知有些恍惚,她似乎许久没见阿娘这样打扮,她以前在宫里就是这么装扮的。

    陈留随谢简一起来接谢灏、谢洵、谢兰因等人,谢简让她在别院暂歇,他先去见儿女。陈留心知他是先劝说女儿嫁给步六孤宗言,也就没提要跟随,让他一个人去了。陈留原以为谢简会在船上耽搁良久,没想才等了半个时辰不到,谢家儿女就来拜见自己了,她不由暗奇,难道郎君已经劝通长女?

    等陈留见到谢兰因时,她就明白了为何谢简为何一定要尽快发嫁长女。随父兄一并前来的谢兰因,身着淡色的素衣,脸上脂粉不失,却纯色天然,当她款款走入室内时满室生辉,几乎所有的光芒都汇聚到她身上了,陈留只觉得呼吸微微一窒,这般的绝色、又是那样的身份,莫怪郎君不肯让她入长安了,她会让所有见她的男人疯狂。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谢兰因正要对陈留行礼,却不料被陈留一下扶住,陈留对谢兰因笑道:“阿镜不必多礼。”陈留随是谢兰因的继母,可她还是梁国的皇后,陈留不想受她这一礼,“都是自家人,我们只叙家礼,阿镜唤我阿娘如何?”

    谢兰因看着陈留满是笑意的眼睛,心头微松,公主性情看起来很好,谢兰因投桃报李,亲昵的唤着陈留:“阿娘。”

    陈留听谢兰因肯唤自己阿娘,心里越发高兴,转身对谢简说:“郎君,我就从没见过阿镜这般人品的美人儿,你居然舍得她这么早嫁人。”

    谢简道:“步六孤将军人品贵重,定会善待阿镜的。”

    谢知扭头看着步六孤纮,他爹真人品贵重吗?还是她祖父见人说人话?

    步六孤纮也刚知道谢家表妹会成为自己的继母,他以后要唤表兄为阿舅了,他茫然的看着谢兰因,继母现在看起来很温柔,她以后会成为别人说的虐待孩子的后娘吗?

    谢知见步六孤纮脸上神色变变化不定,好奇的拍了拍他,他在想什么?见步六孤纮抬头看她,她立刻露出了一个比以前更灿烂的笑容,他是自己继父目前仅有的嫡子,也是继父的接班人,她要好好跟他相处,免得将来他跟阿娘相处不好。

    步六孤纮看着像小仙女般阿妹,阿妹是继母的侄女,有这么可爱的侄女,继母也会很温柔,像大仙女一样吧?

    陈留也注意到了侍女怀中粉妆玉琢的雪娃娃,这孩子就是广陵公主吧?看到小公主笑容灿烂,一脸都不认生,她欣喜的问谢兰因:“阿镜,我能抱抱这孩子吗?”

    谢兰因将女儿放在陈留怀中,然后逗着女儿道:“阿菀,这位是大母,你快给大母拱拱手。”

    谢知听话的团起小手给陈留做了一个恭喜发财的动作,喜得陈留直叫心肝,“她叫阿菀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阿菀是她的小字。”谢兰因说。

    陈留问:“大名呢?”

    “叫谢知。”谢兰因没说女儿的字,本来女孩子也不一定有字,有些重视女儿的人家也是等及笄时再给女儿取字。

    陈留不通文墨,觉得“知”一字听起来雅致是雅致,但比不上宁馨那么甜美,不像小女孩的名字,可想到阿菀的身份,猜这字应该不错,阿菀可是梁国的公主,名字肯定是饱学之士取的,必然不会差。

    陈留更喜谢兰因的名字,觉得她名字又雅致又好听,只是郎君说阿镜的名字都是他母亲取的,他母亲信佛,陈留也就没再多说。她受父亲影响颇深,信教不信佛,也不好给女儿带佛家含义的名字。

    谢灏三人和几个孩子给谢简、陈留夫妻见过礼,陈留催他们下去洗漱休息,明天秦家就要过聘,谢兰因在陈留也待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谢兰因一想到还有几日,便会长久见不到女儿,就抱着女儿舍不得放手,直到丫鬟来通报,步六孤将来前来拜见,她才依依不舍的将女儿递给侍女,吩咐侍女好好照顾女儿,她去偏厅吩咐丫鬟请步六孤将军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