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皇上,你可以不行 > 【赏赐【捉虫】
    眨眼,周舒侗进宫已有半个多月。

    经过这半个多月的相处,她也渐渐摸到了和沈嘉远的一些相处之道。

    最重要一条,平时没事少出现在他面前。偶尔他出现了,伺候好吃喝和睡觉。在他不高兴的时候,得装出自己也不高兴,他就不会看你不顺眼,进而拿你来出气。他高兴的时候……对不起,小祖宗没有高兴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点相处之道虽然不多,但把握好了也基本能保她十日里有那么两三日能过点清净的日子。

    想到被小祖宗折腾,周舒侗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她真是烦极了沈嘉远这个小祖宗留宿两仪殿。翌日要早起上朝,他定会也逼着她也起身,哪怕什么都干不了,也不许她躺在榻上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不就早起嘛,她没所谓,反正皇上离开后她可以补眠。

    小祖宗胃口不好,有他在的时候,尚食局定都是准备清淡的菜品,这是沈嘉远要求的。哼,当她看不明他的用意?如此明晃晃的,他吃不下,她也别想吃好。

    唉,说到饮食,这就真有些难熬了,最长一次尚食局三天都没煮荤食。

    小祖宗心情不好罚人或杀人的时候……对不起,她胆小,柔弱,经受不住这种血腥场面,也幸好小祖宗还没血洗过她两仪殿,不然她真怕晚上做噩梦。

    周舒侗觉得,如果苍天有眼,有朝一日她若是把沈嘉远给治服帖了,出一本《熊孩子驯养手册》,应该能大卖,凭此版费说不定能实现暴富,说不定还会被大梁百姓感恩戴德。嗯,名利双收。哈哈哈,岂不是美哉?

    想的出神之际,知书急匆匆走入殿内,把周舒侗从幻想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“殿下,陛下的龙撵朝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舒侗本是慵懒半躺在榻上,听到这话,立刻弹坐直身子,在心里暴风哭泣。小祖宗才去上朝不到半个时辰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糟糕,莫不是又在太极殿和臣子们吵架了?

    十二级战斗准备警铃拉响!两仪殿上下如临大敌!

    没多久,沈嘉远黑着脸进来,还没坐下就对周舒侗说,让她给想个主意。

    周舒侗听得一脸懵,压着不耐烦柔声问:“陛下,发生了什么事?我能想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沈嘉远气呼呼把今日早太极殿上发生的事告诉她,周舒侗听完后,真觉得这个小祖宗够小气的。不就是一个大臣见曹国公许久未上朝,为他说了两句话,谁知皇上直接气得甩手就走,早朝也不顾了。

    周舒侗盯着沈嘉远看了好一会,忍住笑,问:“陛下,你是真生气,还是找了个生气的籍口不早朝?”

    被人看穿,沈嘉远两眼一眯,冷笑出声,也不回答,就这么冷冷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错了。”周舒侗不敢与他对视,低眉顺目。心想,这才是生气嘛,脸臭的活像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一样。

    “错哪了?”沈嘉远语气清冷。

    周舒侗想了想,违心说道:“我不该妄猜圣意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更想说,错在我不该看穿你的小心思,更不该多嘴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错了,就该罚。”

    周舒侗愕然抬起头看向他,她是皇后,这样说罚就罚,真的好吗?她不要脸吗?

    “陛下,你头疼吗?我帮你按按?”周舒侗狗腿伸出手,见他没拒绝,就用心帮他按摩起来。同时也在心里告诉自己,做人要能屈能伸。忍一时之委屈,拍一时之马屁,不过是权宜之计。今日所承受的一切,他日一定会补偿回来的。她熬成太后之日,就是享受别人狗腿巴结之时。

    沈嘉远确实是享受她的按摩,不一会就被熨帖的浑身舒畅,再开后语气好了不少,道:“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周舒侗心跳莫名快了起来,狗皇帝不是享受完还要罚吧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狗皇帝道:“朕罚你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周舒侗瞬间眼湿湿,可怜兮兮讨好道:“陛下不如罚我……连为你按摩三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提议不错。但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周舒侗:别太过分了喂,信不信我狠起来自废手指?

    “……不过,若你能将功补过,朕也可以暂时不罚。”

    周舒侗:流泪。狗皇帝,话就不能一次说完吗?

    “陛下想让我怎么将功补过?”周舒侗隐约知道这话是个套,但没办法,不得不跳。

    “你给朕想个法子,明日早朝要如何罚那个为曹国公开脱的大臣。”

    害,原来是这个。周舒侗顿松了口气。死道友不死贫道,简单,她随便就能想好几个。

    “陛下何不让他亲自去国公府请曹国公,曹国公一日不上朝,他也一日不用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嘉远侧过身,带了几丝愕然打量着笑吟吟和自己说话的周舒侗,半响才道:“皇后这主意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不罚之恩。”周舒侗领悟到这话背后的意思,忙谢恩,把这将功补过给坐实了。同时彻底松了这口气,这一关总算过去了,以后可不能再随意揣测圣意了。

    沈嘉远采纳了周舒侗的建议,翌日早朝便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那为曹国公说话的臣子悔的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,暗骂自己多管什么闲事,如今好了,真和曹国公同进退了。

    下朝后,沈嘉远龙心大悦,让李内侍去库房挑了几样首饰,给两仪殿送去。想起来立她为后以来,还没赏赐过她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李内侍开心应下,并问:“陛下,这赏赐用心一点,还是稍微用心便可?”

    沈嘉远拿笔的手顿了顿,勾唇道:“用心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这次出的主意不错,且这些日子因有她,他头疾缓解了不少,就为这,也该赏一赏。更何况,夫妻一体,赏重一点,让大家知道皇后受宠。

    这次李内侍应的愉悦多了,去库房挑好礼物后,还亲自给两仪殿送去。

    周舒侗莫名其妙得了一堆赏,有首饰、布匹、玉器、装饰品、甚至还有一座白玉观音。

    把玩着那尊白玉观音,周舒侗琢磨着,这应该不是沈嘉远的意思吧,又或者,他不知道白玉观音又称送子观音?

    不管了,周舒侗把这玉观音递给司琴,让她找个地方放好,还强调,把御赐的装饰品务必摆放在显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司琴明白,马上去办。这是要皇上过来的时候,能一眼就看到。皇后殿下果然聪慧。

    皇上给皇后赏赐的事,不知怎么一下子在宫里传开了,没两天还传到宫外去了。最可怕的是越传越离谱,民间流传的版本已经变成:皇上极宠爱皇后,赏赐源源不断流向两仪殿。

    你品,你细品,不过赏赐了一次,就成源源不断了?

    还好这些在深宫里的皇上和皇后都不知道,只是百官听后,有些人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皇上性子暴躁,皇后性子温柔,以后是不是可以让皇后多劝着皇上?

    越想,越觉得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大臣眼中冒出星光,许多自诩清流的文官,原本对周旺无感的,如今也对他态度大改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变化,周旺说不出是什么感觉。只是觉得,怎么莫名的,改变皇上的重任就落在了他女儿身上了?

    不过他也并没多想,最近他正忙着娶平妻的事。

    卢巧云那边他是已经放弃说服了,如今只想着,早点定下日子,把林小慧迎娶进门。

    周旺之所以下定决心,皆因前些日子,林兆尹忽然找他喝酒,借着酒意对他说,若他和女儿真两情相悦,就别再蹉跎了。还哭自己无能,没办法为长女某一门亲事。说了许多林小慧在林府受的苦。听得周旺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卢巧云和周旺做了几年夫妻,怎会看不出这次他是铁了心。如今她气病在床,都不能阻止他。

    想了几天,也想通了,既然阻止不了他娶平妻,何不让她来负责,也能挽回一下周旺对自己的情分。

    卢巧云首先找来女儿,告诉她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周圆圆非常不能接受,她不是不能接受周旺再娶,她是害怕他有了新欢,再有孩子,周府会再也没有她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卢巧云何尝没有这个担心,不过是事到如今,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阿圆,你无需担心。阿娘一定会今早为你谋一门好婚事,待你及笄后,风光出嫁。”卢巧云是彻底想通了,只要女儿嫁的好,郎子争气,即使在周旺这里失了宠,日子也不会难过的。

    周圆圆跺了跺脚,这话她听得多了,阿娘倒是能找到才好。可这抱怨她不敢说出口,因为知道,如今除了阿娘,谁也不会为她筹谋。

    说不得自己的,她倒想说说这几天从其他娘子那听来的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“阿娘,我听说了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卢巧云并不是很在意,在想着如何能让周旺帮阿圆找个好夫婿。

    周圆圆上前两步,附在母亲耳边低声道:“我听说,因着皇上身子不行,并未能和皇后圆…”

    “要死了你!”

    周圆圆‘圆房’二字还没说完整,卢巧云就惊恐喝住她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传言?真是听得人心惊肉跳,又……暗暗窃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