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小不忍则卖大萌 > 初始 谁先动先了心
    程迎夏越想越觉得这事儿可行,得找个机会和爸妈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不然现在就商量吧。

    匆匆吃完饭没多逗留,也没说为什么,程迎夏辞别成凝之后急急忙忙往家里赶。

    成凝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让她这么着急,但也只好送她出了家门,跟她说再见。

    计划里程迎夏今天应该没有什么别的事情,可以在她家里待一天,她可以选择一部合适的影片和程迎夏一起观看完,也可以就这样坐着同程迎夏聊聊天,再说一些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现在程迎夏回家了,她只能自己在电视对面坐下,找了一部影片,调低音量从头开始播放起来。

    程迎夏骑着自己的小摩托,风风火火赶回了家里,爸妈竟然不在家。

    对着空无一人的大厅,她觉得自己真是傻了,白天爸爸肯定要去上班的,妈妈估计又和朋友出去逛街去了,家里哪能找得到他们人。

    自家公司的地址程迎夏还是知道的,但是她爹在上班,她觉得自己还是不好去打扰,只能在家干坐着,等着两人回家再来说这件事儿。

    因为是白天,小花也要上课,所以更没有办法陪她聊天。

    孤独的程迎夏等呀等呀,等到她自己彻底冷静下来了,便觉得这事儿,还是容后再提吧。

    她只是冲动,又不是傻,小花和小一是活生生的两个人,并不像猫猫狗狗那样好痒,要是把她们接到家里来,就必须要对她们负责的。

    小花本人会不会同意呢?而自己的父母又会不会同意呢?她这样莽撞提出来,真的会被接受吗?大家会不会以为她在过家家闹着玩呢?

    所以程迎夏思前想后,觉得这事暂时还不能提,得先探听一下父母的意见。

    因为程迎夏把手机留给了小花,所以她和小花小一两个人都能沟通。

    为了探听父母的口风,程迎夏把手机这事告诉了父母,并告诉她们小一那边随时可以沟通。

    程爸爸程妈妈所表现出来的神色是高兴的,并直夸她们家小夏怎么那么聪明,还知道把手机留给小花,而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茬,只想着过后再去小一的家里看他。

    知道了有这么一回事之后,程迎夏程妈妈便时不时拨打程迎夏丢给小花的那个手机号,和小花小一两人沟通交流着,嘘寒问暖,关心至极。

    由于知道小花家的地址,那些吃的穿的,夫妻俩人看到之后,给程迎夏备上的同时,也不忘另外再买两份,寄过去给姐妹两人。

    而每次小一都会在电话里乖乖的说一句谢谢程爸爸程妈妈,听的两人觉得多了这么个乖女儿,真是太值了。

    程迎夏和小花的联系也从来没断过,甚至她还教着小花改了微信昵称和头像,改完之后小花的头像便变成了一朵向日葵,昵称为c。

    因为小花的微信号是新号,里面空空如也,暂时也没有加别的人,好友永远只有程迎夏一个人,所以她每次打开微信都能看到程迎夏的头像,是她自己的一张自拍。

    每次同程迎夏聊着天,就感觉她好像一直在自己身边,从来没离开过。

    两个人以两种不同的轨迹生活着,唯一的共同点是她们都要上学。

    从前程迎夏不爱上学,每天去学校都是以一种敷衍的姿态,往那一坐便是一天,什么也不干。

    但自从认识小花以后,她觉得自己身上所天生拥有的那些资源白白被浪费掉未免太可惜了,那是别人想拥有却怎么也得不到的奢侈品。

    程迎夏真的变成了一个乖乖女,开始认真学习起来,尽管之前留过一级,十七岁了仍然读高一,比同学都要大上一两岁,也没打消她的热情。

    由于那些年不好好学习,落下太多东西,现在学起来非常吃力,有时感觉题太难,怎么也不会,气得她把笔都扔掉。

    可不过多时,身体里的倔强因子开始作祟,她又默默的把笔捡回来,接着跟那些难题搏斗。

    这点小问题怎么可以难倒她呢?

    每次想到小花也同样在努力,程迎夏便觉得自己怎么也不能放弃,连妹妹都比不过的话,那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就在程迎夏努力当乖乖女的这些日子里,之前所录的节目在电视台里播放了。

    程迎夏的同学们先前是知道她有参加这样一个节目,但没有亲眼所见,等节目播出之后,所有人看到了,便开始对她投来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可恶的是她的朋友们甚至还打了她的电话,专门嘲笑她在节目里表现出来的智障一面,听得程迎夏是面红耳赤,直言丢人。

    但如果能再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,她还是会选择去,不然怎么能认识小花呢?

    所以对于那些人投来的诡异目光和满脸看笑话的样子,程迎夏厚着脸皮一概不看,一概不理,反正那些人她也不认识,跟她也没什么关系,爱说不说,不说拉倒。

    程迎夏平时忙着上课,程爸爸程妈妈也忙着上班,一家子都在忙,一直没空回大树村看小花儿,这一忙竟然忙到了年底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程爸爸程妈妈才想起了要见面,想接他们来自己家一块儿过年。

    有一天在餐桌上程妈妈提了这个事儿:“我们把小花和小一她们接过来过年吧?两个小姑娘家家的,家里也没个人,怎么能过得好年?”

    程妈妈觉得此方案可行,称一下内心里觉得行,但她还有更多的要求。

    她觉得时机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爸妈,我们把小花他们接到家里来一起生活好不好?”

    程爸爸起初没听懂,仔细分析了一通她的话语,才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,问道:“哦?怎么这样说?”

    程迎夏:“就是我觉得她们两个怪不容易的,我们把她们接到家里资助她们上学好不好?”

    程迎夏能说出这番话程爸爸程妈妈听着真是惊呆了,这还是她们那个作天作地的女儿吗?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贴心,还知道关心别人了。

    程爸爸还是有些不信: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别是拿这种话来测试他们吧,等到时候他们答应了,这小皮孩子又说你们就是不爱我了,竟然还想要新女儿。

    程爸爸真的有点怕这是个圈套,女儿就等着他往里面跳。

    程迎夏为了表达自己的认真,头摇成了拨浪鼓,眼神坚定,言语恳切:“当然是认真的,我没跟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程爸爸看了程妈妈一眼,两人交换了个眼神,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程妈妈说:“其实我们早就有这个想法,就怕你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他们夫妻俩之前就有商量过,但以他们家小夏这个脾性,她要是不同意的话,他们俩拿她也没辙。

    之前没提是怕小夏觉得新妹妹过来会分掉给她的宠爱,现在看来,孩子确实长大了,知道心疼人了。

    “同意同意,我当然同意了。”程迎夏可是不能再同意了。

    程爸爸想了想:“可以是可以,但你同意可不算,要征得她们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而且到底是寄养还是领养,这也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若是寄养的话,她们随时可以把两个人接到家里生活下来,虽没有血缘关系却可以像一家人一样相处。

    若是领养的话,可以把她们纳入自家户口本,这样才像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小花和小一同不同意和他们一起生活还两说,更别说户口本的问题。

    程迎夏自己就揽下了这活:“这事儿我来和她们说吧。”

    程迎夏也不知道程迎夏能不能说动,但当下他也回答说:“好,你先跟她们商量着。”

    让孩子之间先沟通一下也未尝不可,到时候他们大人还是得再正式提一遍,毕竟这可不是个小事儿,是关乎两个家庭的大事儿,也是关乎小花和小一两个孩子的人生与未来。

    小一在他们家里的十天,获尽了两人的宠爱,程爸爸程妈妈是真的很喜欢小一,真心把她当自家女儿看待,若真是接来了,他们可真是太开心了,等于一下多了两个女儿。

    于是父母双方就因为这么一个目标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程迎夏听程爸爸这么说,整个人都高兴的不行,但她抑制住激动,等晚饭彻底结束回到房间,才给小花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才一接通,程迎夏便急吼吼说道:“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刚喊了个称呼,她便住了嘴,没接着往下说。

    就这样直接提的话,会让小花有点傻眼吧?不如先把她们接过来过年,等过年那阵子两个人都在这儿的时候再和她们说。

    程迎夏承认自己有一点小小的心机,她觉得如果人已经在这儿的话,到时候想走就难喽,自己就赖着她,怎么也要劝她们留下来。

    再不行,就拦住她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于是程迎夏转了个够话题:“妹妹,今年过年带上小一来我们家过吧,你看你们家也没人,我们家还热闹一点。”

    对面安安静静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程迎夏又说:“是我爸妈提的,你可以转告小一,让她也考虑一下,我是希望你们能过来的,就当陪我一块玩了。”

    对面小花这才开始说话:“姐姐,让我考虑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程迎夏:“好好好,你和小一再好好商量一下,等确定了告诉我,到时候我好去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程迎夏怕她这个考虑,过段时间就考虑没了,直接放了软话:

    “难道你都不想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