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回到1972 > 一言难尽
    收拾他奶奶个腿!

    她就不收拾,吴忠义还敢打她不成。

    杨红梅道:“我们家老大老二当兵走了,老三是个闺女,在卫校,我和老吴两个人的碗筷好收拾,几分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勤劳的女人干活贼快,沈如意信以为真:“麻烦嫂子了,我们去厨房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的大件不多,一个土灶,一个炉子,还有一个案板和一个小柜子。

    柴米油盐在灶台上,锅碗瓢盆在柜子里,摆放的很齐整,一看就让人觉得舒服,女主人是个勤快爱干净的。

    杨红梅听吴忠义说过,沈如意以前是个大小姐,她还以为沈如意四体不勤五谷不分:“你们家收拾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顾承礼收拾的。”顾承礼太勤快,沈如意不好居功,“早几天我们不是坐公交回来的吗,结果我晕车吐了,他就说我胃不好,让我好好养养。”

    杨红梅眼中的羡慕再也无法掩饰,人跟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。

    “小顾人好,我懂。”杨红梅找个碗,“这东西得先掰开泡软了才能用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不禁问:“暂时不能和面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杨红梅打算教沈如意种菜,一想院里得填土,“昨儿小顾去我那儿拿两双鞋样,说你要做鞋,做了没?”

    沈如意:“还没有。我记得好像要在布上抹面糊,把布弄的很硬才能做鞋面。嫂子,我没记错吧?”

    杨红梅:“没有。我家有个门板,我去拿,你去弄面糊,布要大块的,碎布只能纳鞋底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难得有人教,沈如意连忙去堂屋。

    顾小牛出来:“娘,我做啥?”

    “看着弟弟。”沈如意打开衣柜,一边找他们娘几个的破衣裳一边说:“别打扰我和吴家的伯母干活,中午给你们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顾小牛使劲点一下头,想说什么又忙咽回去:“让爹做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:“想累死你爹啊?他上半天班,还回来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娘也没闲着。”小孩板起脸说。

    孩子心疼她,沈如意很欣慰,但过犹不及,不然好脾气如顾承礼也会失去耐心:“跟你爹比这不算什么。你爹每天都得训练。”

    小孩不禁眨了眨眼睛:“训练?”

    沈如意点头:“跑十里路都是开胃小菜。”

    小孩惊得张大嘴。

    沈如意:“你爹每月一百多,这么高的工资要是整天呆在办公室就能拿到,那人人都去当兵了。儿子,以后可以适当的对你爹好点。”

    小孩扁扁嘴,心不甘情不愿地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捏捏他的小脸:“你爹可是咱们这边最年轻的团长。”

    小孩眼中瞬间露出诧异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大伯和二伯也不会第二天就追过来。”沈如意道:“我们可是跟你奶奶闹崩了。你两个伯伯也怕你奶奶,他们还敢来就是因为你爹有本事,他们不想失去这个兄弟。”

    小孩还是不敢相信:“我咋没看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好好看过你爹吗?”沈如意问。

    小孩张了张口:“那我,我以后对他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像我儿子。”沈如意拿着衣服出来就看到杨红梅扛着门板进来,连忙接过去,“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杨红梅浑不在意的笑笑,帮她把布糊好,又提醒她晾到什么程度,就帮沈如意洗菜。

    沈如意去买一斤肥肉,其中七两熬成油,三两剁进鱼肉里,一来可以去腥,二来还能提香。

    馅料搅拌好,沈如意就和面。

    杨红梅挽起衣袖道:“我给你擀饺子皮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看一眼门口的阴影,心中纳闷,这都快中午了,她还不回去做饭吗。

    可杨红梅帮她忙活小半天,不主动提出要走,沈如意也不好开口撵人,只能把面给她。

    杨红梅又说:“面盆别刷,现在和发面,下午正好蒸馒头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心里犯嘀咕,面上不显。待蒸馒头的面和好,馅料包完,沈如意就把屉子翻出来,“嫂子,我给你弄点,回去煮了给吴政委吃,省得中午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多。”杨红梅摆手,“给我几个就行了,家里就我一人,老吴中午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恍然大悟,脸上不由得露出些许笑意:“那还回去干嘛,在我家吃得了。顾承礼估计还得一会儿,我们先用钢筋锅蒸一点,等他回来再煮。”

    杨红梅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沈如意板起脸:“你要回去,我可就生气了啊。”

    杨红梅沉吟片刻,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你看着锅,我去堂屋看看几个孩子。”沈如意道。

    杨红梅挥挥手,“去吧,去吧,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到卧室把仨孩子带到东南角撒泡尿,又给他们洗洗手,就让他们去堂屋等着。

    杨红梅包饺子的时候考虑到孩子,就把饺子包的很小,以至于锅冒烟后捂一会儿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杨红梅把饺子盛出来,顾家大门被推开,杨红梅惊了一下,发现只有顾承礼一人,松了口气:“小沈,小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煮饺子。”沈如意说着,把炒菜的锅放炉子上,“嫂子,中午只吃饺子行吗?”

    杨红梅很好打发的模样说:“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嫂子?”顾承礼刚刚以为看错了,到厨房门口一见真是杨红梅,“嫂子在我们家吃,那我要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杨红梅打断他的话,“不用,快去洗手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跟着说:“对,去洗手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不禁往西边看一眼,又往厨房看了看,这俩人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难不成给老吴做好了?

    肯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顾承礼洗洗手,到屋里就看到三个儿子,你一个我一个吃的正香。见他进来,瞥他一眼就继续吃,也不说招呼他。

    顾承礼纵然习惯了,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,再到厨房也没心情关心旁人。

    饭后,顾承礼刷锅刷碗。

    杨红梅瞠目结舌,指着拿着碗筷朝压水井走去的人:“小小——你们家都是,小顾刷碗?”

    沈如意不解,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杨红梅转向沈如意,见她比她还奇怪,“小顾可是团长,咱们总部的红人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身高腿长,长得周正,学历高,是部队的红人这点沈如意不意外:“红人不能洗碗?”

    杨红梅噎住。

    “部队真有这种规定?”沈如意不敢置信地问。

    杨红梅慌忙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跟没见过男的洗碗一样?”沈如意不禁皱眉

    杨红梅的嘴巴动了动,又忍不住朝外看一眼,见顾承礼快速压好水就刷碗,丝毫不做作,心中越发复杂。

    杨红梅压低声音说:“我们家老吴甭说刷碗,油瓶倒了都不扶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心说,那是你惯的。可人家帮她忙活半天,这么扎心的话,沈如意还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他毕竟是政委,考虑的事较多。”沈如意道。

    杨红梅:“小顾比他忙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噎了一下,顿时想送客:“是不是你们家就你俩,他觉得没多少活儿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我刚来这边的时候,我们家老三就比你们家牛牛大两三岁。”

    顾小牛从屋里蹦跶出来,“干啥?”

    “没叫你,我们在聊天。”沈如意道:“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小孩哼一声,转身关上门。

    杨红梅看到顾承礼把锅碗瓢盆送去厨房,就出来拿晾在绳上的抹布和扫帚。

    “小顾只是今天这样,还是前几天也这样?”杨红梅问。

    沈如意纳闷,这人的记忆只有三秒吗。她都说了两次了,顾承礼担心她累倒才帮她干活,怎么还问。

    沈如意道:“他只是比较爱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一直这么勤快?”杨红梅说着,站起来。

    沈如意连忙跟着起身:“回去?”

    “回去,在你家待了大半天,再呆下去天都黑了。”杨红梅担心再这么下去心态失衡的找不回来。

    包饺子的时候,杨红梅还跟沈如意说,回头帮她蒸馒头。

    沈如意不知哪儿得罪她了,这么快就要走:“天黑就在我们家吃,还怕我不管饭啊。”

    杨红梅挤出一丝笑:“不是的,我得回去看看我的菜。”

    菜又没长腿,有什么可看的。

    沈如意见她不想说,也不好勉强,送她到门口:“回头再来玩啊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伸手把她拽进厨房。

    沈如意吓一跳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这话该我问你。”顾承礼担心隔墙有耳,压低声音问:“嫂子刚刚说大半天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如意上下打量他一番,被顾绒花拽着头发往墙上撞的明明是她,顾承礼怎么反而傻了,“就是大半天,还能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试探着问:“如果我没猜错,是我早上一走嫂子就来了,一直待到现在?”

    沈如意点头,“是呀。我还差点误会你又跑回来了。咋了?”往西边看一眼,“她有,有传染病?可我瞧着好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没病,人也不错。”顾承礼见她还没明白,不禁叹气,这个傻媳妇:“你被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眉头微蹙,每个字她都能听懂,为啥合成一句话,她就不懂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从头跟你说吧。”顾承礼怕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,扔下擦碗的抹布,“老吴这人在大是大非方面没的说。可人无完人,某些方面简直一言难尽。隔壁邹家嫂子没少数落他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还是没懂,“某些方面是指私德?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。”顾承礼道。

    沈如意不禁急了,“那到底是哪些方面?你现在是军人,铁血军人,能不能别学那些酸儒书呆子?”

    顾承礼连忙说:“看不起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事?”沈如意不信,一见他的表情不自在,福至心灵,很是无语,“他是他,你是你。他看不起女人,你怕我以为你跟他一样?”

    顾承礼不敢说实话,“我俩毕竟是搭档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朝他脚上踩一下。

    顾承礼倒抽一口气,连忙往后退,退到她抬腿够不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如意气笑了:“不怪孩子嫌弃你,真有出息。今天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估计又吵架了。”吴政委的心情不错,不像吵架,顾承礼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沈如意:“她干嘛不直说?她教我做鞋,还教我用老面和发面,还帮咱们包饺子,就算跟我说实话,我也不能让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以前没干过这种事。”这也是顾承礼先前没想到的原因之一,“她跟年轻的军属不熟,跟她年龄差不多的上有老下有小,她大概不好意思去。”往西边看一眼,小声说,“即便去邹家,邹家嫂子也是劝她,大半辈子都过下来了,为了这点小事闹别扭没必要,然后送她回去。也只有你需要她,又什么都不知道,还正好是我妻子,老吴以后知道了也不敢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仔细想想,还真是这个理,“看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嫂子看起来老实热心肠,你才会对她说的话深信不疑。”顾承礼提醒她,“换成大嫂二嫂,你都会留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点头赞同,“我了解她们,小算盘打的响着呢。这事我是装不知道,还是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装不知道。”顾承礼想到他的那个吴政委,生起气来连亲爹娘都骂,“嫂子要是再来帮你做什么,也别问是不是吵架了。老吴那个人,欠收拾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不禁看向他,你连五岁的孩子都不敢收拾,还好意思说别人:“直白的否定嫂子为他们那个家做出的牺牲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沈如意没说他跟吴政委乃一丘之貉,也没嫌他近墨者黑,顾承礼才敢实话实说:“没少说嫂子除了洗衣做饭什么都不懂。也不想想要不是嫂子勤劳能干,早年在老家照顾孩子,伺候他年迈的父母,他哪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接道:“早十年前就该退伍了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点了点头,“这事你知道就好,千万别跟嫂子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傻。”沈如意白了他一眼,“你早上说周末去车队找车拉土,我一个人去市区?”

    拉土不在计划之内,顾承礼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偏偏迫在眉睫,否则回头下大雨,他们院里得发洪水。

    顾承礼沉吟片刻,道:“这边你没来过,我找个人跟你一块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找了。”沈如意打量一番自己,胳膊肘上有补丁,膝盖上也有补丁,“我这身打扮乞丐见了都得绕道走,回头我再抄几句主席语录一并带过去,能应付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承礼皱眉,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。”沈如意小声说,“我是去买衣服,就算一人一套也得五套。何况除了衣服还有别的。买那么多东西的事要是传出去,咱们一家可就火了。”

    沈如意在村里被指指点点,顾承礼不希望她来到这里依然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:“我送你到大门口再去拉土。”

    家属院离大门口挺远,沈如意正好不想走路,“送我可以,但你得拦住几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天,我努力。”顾承礼说着,忽然想起一件事,“我早上买的八爪鱼没做?”

    沈如意指着案板下的水盆。

    顾承礼看到一堆爪子在蠕动,顿时鸡皮疙瘩出来了,“这东西其实是嫂子让买的。嫂子平时没事,等一下可能还得来,让她帮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做。”沈如意道。

    顾承礼怀疑他提前出现耳背,“你会?”

    沈如意弯腰拿起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顾承礼急喊。

    顾小牛慌忙跑出来,见他爹离他娘好几步,他娘面带笑意,他爹一脸担忧,小孩糊涂了,这是谁欺负谁啊。

    沈如意转向孩子,“你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——”小孩指一下他爹,你知道的。

    沈如意顿时明白:“以为你爹欺负我?”笑着看一眼顾承礼,“你觉得他会吗?”

    小孩摇了摇头,“娘拿的啥呀?”

    “八爪鱼。”沈如意弯下腰,“软乎乎的,要不要摸摸?”

    顾承礼大叫:“沈如意!”

    小孩吓一跳,见他爹一脸的紧张,“你咋啦?”看了看他又看看鱼,不敢置信地张大小嘴:“你还怕鱼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