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炮灰不做工具人 > 九十年代恶婆婆3
    “……聪聪,爸爸好想你,深市十分繁华,等你考上大学,爸爸就接你过来玩。孙燕此人没文化兼素质低下,你受苦了。英语很重要,必须让孙燕给你买随身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最近家乡天气转凉,聪聪要多注意身体。雯阿姨的女儿雅静,跟你年龄差不多,你们两个想必有很多共同话题,信中附我们仨近照一张……”

    一共四封信,顾辛夷数了下,两人大概是十个月前联络上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大半年来,庄聪对原主态度越来越冷淡,要钱越来越多,原来有庄建立在后撺掇。

    瞧瞧,他说的那是人话吗。

    “……回顾爸爸这一生,如果不是遇到暴躁难缠的孙燕,早早就能成一方人物。当年,她看上我的学历死缠烂打,因人言可畏,我忍辱娶她过门。她大字不识一筐,不懂泰戈尔和维纳斯,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让人生不如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必同情,不必歉疚,孙燕做的一切都是在还债。她耽误了我的一生,还差点毁掉你的前途……”

    顾辛夷算见识什么叫颠倒黑白了,当初庄建立跟孙燕在一起,一图她年轻貌美,二图她城市双职工家庭身份。

    结婚十多年,孙燕操劳过度模样变丑,庄建立移情别恋女下属,也好意思乱放狗屁。

    他怎么不干脆说,是孙燕看上他英俊帅气,强行绑着他结婚。

    气归气,顾辛夷将信件妥善收好,这可都是揭穿庄建立真面目的证据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狼心狗肺的死男人突然复活,当初指责孙燕太冷酷绝情的人,会是怎样表情。

    信中夹带的照片,顾辛夷没看到,估计被庄聪带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她翻开庄聪日记本,里面记录的东西才叫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从孙燕告发庄建立嫖/娼开始,里面全是各种咒骂孙燕,表达仇恨的话。

    在日记本中,庄聪连声妈都不愿叫,要么称呼那个狠毒的女人,要么叫孙燕老妖婆。

    庄建立假自杀时,庄聪才九岁,年仅九岁的他,在日记里用尽恶毒的话诅咒自己生母。

    说来可笑,和父亲联络上后,庄聪为了防止露馅,提到父亲的部分,都用英文来写,欺负孙燕看不懂英文。

    顾辛夷作为局外人,看到这些话尚且心寒。

    要是孙燕本人看见,大概就是万箭穿心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养头猪长大了还能杀肉吃,养个白眼狼儿子,老了被人扒皮拆骨还嫌肉太柴。

    存钱罐里,花花绿绿的毛票和粮票挤在一起,还有两张五块,一张两块,五张一块。

    庄聪的小金库,比孙燕的私房钱都多。

    顾辛夷也不客气,直接将钱整理了下塞兜里。

    信封上深市的地址,写的是一个零售商店。估计是庄建立担心地址暴露,被亲妈或者老婆找上门。

    顾辛夷将地址抄了三份放好,打算处理完楠城的事,就去深市闯荡一番,顺便把躲在地洞里的老鼠抓出来。

    抄了庄聪的小金库,给顾辛夷提供了灵感。

    她照葫芦画瓢,把庄老头和王秀英的私房钱也弄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钱藏在衣柜最靠里的抽屉里,钥匙藏在笔筒中。这是两人去世后,孙燕整理东西发现的。

    孙燕赚的钱,被老两口扒的干干净净,顾辛夷从抽屉里找出一百多人民币。

    她心地善良,特地给他们留了五块钱。

    钱到手,顾辛夷将抽屉合上,把钥匙重新放到笔筒里,将房间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辞工计划不变,但多了一步。

    顾辛夷把原主卖血的小票收集好,连同庄聪的日记和信件一起,塞到碎花布拼成的包里。

    她特地换了件宽大老气的棉袄,头发梳成老太太似的发髻,打扮的要多寒酸有多寒酸。

    庄聪不是爱面子嘛,顾辛夷偏要把他的面子扯地上,让所有人都笑话他。

    下午到食堂,还没到开饭的时候,顾辛夷帮着摘菜擦桌子,书包就在膝盖上放着。

    闹哄哄到了饭点,学生潮水似的涌了进来。大部分穿着校服,笑笑闹闹充满青春气息。

    顾辛夷跟老板提了辞职的事儿,约好工钱结算到昨天,今天不算在内。

    她抱着书包,站在食堂入口处等。

    才等了三分钟,就见庄聪和同学有说有笑的进了食堂。

    丈夫死后,孙燕一个女人打拼熬日子,家里日子不好过。但再穷,也没亏待庄聪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挑,肤色白皙,一双手又白又嫩,一看就是没干过活的。

    庄聪进门,没瞧见站在门边的顾辛夷,她主动拦上去,声音哀婉凄惨,杜鹃啼血似的叫:“聪聪,你为什么要瞒着妈妈,你爸爸没死,他跟小三在深市享福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死死抓着庄聪胳膊,母子俩,一个穿着干净的白毛衣牛仔裤斯文俊秀,一个穿打补丁的碎花棉袄,对比十分鲜明。

    原主年轻时是厂里一枝花,庄建立老渣男年轻时也是仪表堂堂。

    庄聪捡着两人优点长,唇红齿白高大秀气,私下被人称作校草,有许多女学生偷偷暗恋他。

    作为校草,庄聪学习成绩虽然不是顶顶好,但语文成绩好,能写两句歪诗,又多了个才子的名头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穷,庄聪在学校很少谈及家人,也避免参与和家境有关的话题。

    他吃穿用度都不算差,大家开玩笑叫他小少爷,庄聪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如今被他视为污点的粗俗母亲,突然疯子一样冲上来,大庭广众下拉住他不放。

    庄聪脑袋嗡嗡直响,面皮烧的厉害,只觉得每个人都在嘲笑他看不起他,连顾辛夷说了什么都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,我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对,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又丑又老的女人。

    庄聪反应剧烈,像是被丢掉油锅里的鱼,又是手掰还是脚踹,想要挣脱顾辛夷的钳制。

    “松开我,疯女人!”

    顾辛夷能被炮灰自救系统选中,也是有两把刷子的。

    她不仅智商高,动手能力强,学习成绩好,还练了十多年武术。连个毛孩子都制服不了,就白瞎她那么多年辛苦了。

    在同学眼里,庄聪人长的帅气,性格清高,还有点目下无尘,哪见过他这么狼狈激动的时候。

    庄聪的好朋友,没听他提过妈妈,再者顾辛夷气质打扮,和庄聪一点都不像,于是信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大婶儿,你快松开庄聪同学,不然我们叫保安了。”

    喜欢庄聪的女同学,见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受了这么大委屈,都快急哭了:“庄同学,你还好吗?大家别光看着,帮帮庄同学呀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可不管那么多,她死死抓住庄聪,转身看向大家,提高嗓门儿:“同学们,你们都是读书人。我辛辛苦苦卖血养儿子,一天打三份工,没日没夜的熬。可我这个儿子,他恨我啊,恨我举报他亲爸出轨,逼得他亲爸跳江自杀。可你们知道吗?他亲爸还活着,人在深市,过的好不快活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学生,听故事似的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有听过这事儿的学生,跟旁边人窃窃私语:“没想到,那个亲爸搞破鞋跳江自杀的学生就是庄聪,当时只听说姓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学跟庄聪一个学校,这就是他亲妈,他亲爸听说跳江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庄聪为人清高,看不起穷同学和乡下来的,现在遭到了反噬。

    旁人的议论像是魔音贯耳,逼得庄聪发狂,他拼命反驳:“我不是这个疯女人的儿子,我不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