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炮灰不做工具人 > 九十年代恶婆婆9
    总经理办公室装修的十分气派,庄建立屏住呼吸敲门,想到自己即将升职,笑意爬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庄建立进去后将门带上,先向邹海鞠了一躬:“邹总好。”

    邹海正在看文件,见他压不住唇角笑意,面上露出鄙夷之色:“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为了质检部整改的事?”庄建立一脸自信,听说邹总喜欢有能力的员工,他要积极展现优秀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质检部整改,跟你没关系。我找你来,是通知你办离职手续。”

    邹海的话,像是一记重锤砸在庄建立脑袋上,他结结巴巴的问:“邹,邹总,您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?你还不够格,我们公司不收狼心狗肺,品行不端的人。”

    邹海十分看不惯庄建立这种人,原本办离职,只需要人事出面即可。

    但他想看一看,难得一见的人渣,当面训斥他一顿,这才把庄建立叫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庄建立脸色泛白,塌着腰哀求:“庄总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。您可以在厂里做调查,我这些年来一直勤勤恳恳。”

    “抛妻弃子,和小三在深市双宿双飞。庄建立,你还真是个人才。”

    邹海一脸嫌弃的丢出几张纸,庄建立捡起来,只看了一张,脸色比墙纸都白。

    纸上印着他和儿子通信的内容,还有他当年自杀上报纸的事。

    其他纸上印的,则是他辱骂孙燕、夸贾雯的话,以及他和贾雯、养女的合照。

    庄建立脸青了有红,像是又回到了奸情曝光,妻子在厂里撒泼,闹得他面上无光满城风雨时。

    不,他决不能再被毁第二次。

    庄建立收起难堪,表情沉痛的说:“邹总,您听我解释,我在老家得罪了人,上面的事都是编造的。”

    邹海深深看了庄建立一眼:“你以为我叫你过来,是为了听你解释。不,我只是想看看,厚颜无耻的败类,长什么样子。保安,将人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保安应声进门,抓着庄建立的胳膊将他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庄建立辟谣全靠一张嘴,孙顾问拿出了结婚证、庄建立的死亡证明,以及户口本复印件等证据,邹海自然信她。

    被赶出工厂后,庄建立两眼血红,紧握拳头像头发怒的公牛。

    火热的阳光照在身上,保安处工作人员嘲讽的目光,让他满怀羞辱的含恨离去。

    庄建立不敢闹,邹总在深市经营了这么多年,人脉和背景,不是他一个小虾米能比的。

    他浑浑噩噩在街头走了许久,看到衣衫褴褛的乞丐,跪在地上祈祷,脑子突然清醒。

    只是一份工作而已,凭他多年的努力,难道还不找不到更好的?

    庄建立振作精神,咬牙切齿道:“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!”

    “话说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鼓掌,笑着出现在庄建立面前。

    她穿着皮夹克蓝色牛仔裤,化了淡妆,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孙燕?是你!是你在邹总面前胡言乱语,对不对?!”

   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庄建立恶狠狠的盯着顾辛夷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死了的前夫吗?啧,看起来人模狗样的,骨子里还是那么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笑靥如花,幸灾乐祸的样子,刺的庄建立几欲发狂。

    他冲上来,抬手就要打顾辛夷耳光,被她一脚踹倒在地上,用脚踩住头。

    两人站的地方,是个背街的小路,来往人不多,这也是庄建立敢动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庄建立头被踩在脚下,手撑着地努力想站起来,恨得发狂:“放开,你放开我,老子弄死你,老子要拿刀捅死你!”

    被最看不起的女人踩在脚下,庄建立真的想一刀捅死顾辛夷。

    顾辛夷也不恼,从包里抽出一个鞋子,对着庄建立脸抽上去:“这一耳光,打你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,鞋底子抽到脸上,庄建立脸上多了个鲜红的鞋印子。

    “这一耳光,打你假死私奔,丢下三个极品白眼狼给我养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左右开弓,拿鞋底子抽的庄建立脸肿成猪头,牙都晃了两颗。

    替委屈大半辈子的原主,收回一点利息后,顾辛夷收起鞋底子,揉揉发麻的手掌。

    庄建立嘴角流血,顶着一张猪头脸,含混不清的说:“我要报警,你,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挑眉,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:“行啊,赶紧让警察同志过来,把你和贾雯抓起来定个重婚罪。”

    庄建立睁大眼睛,似是不敢相信,顾辛夷揍了他一顿,还敢反过来威胁他。

    打完人渣,顾辛夷神清气爽,骂了句窝囊废后,施施然走人。

    重婚罪判不了几年,跨地域取证比较艰难。

    她打算先揍庄建立几顿出出气,以后再把他送到监狱。

    庄建立躺在地上,一脸愤恨的望着妻子走远,脸上又辣又痛,嘴里也咸咸的。

    他拿手背抹了把嘴,看到鲜红的血后,气的大骂:“臭b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“子”字一起吐出的,是一颗沾着血的牙,还是颗门牙。

    门牙被打掉,庄建立五脏俱焚,又不能拿顾辛夷怎样,气的呕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,庄建立踉踉跄跄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正碰上贾雯出门倒垃圾,吓得脸色大变,声音带着哭腔:“老庄,你这是怎么了?被人劫道了?”

    庄建立疼的厉害,被贾雯问的烦,挥手打开她:“热毛巾,煮鸡蛋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这就去,你好好歇着。好好出去上班,怎么会碰上这样的倒霉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贾雯抹着眼泪去拿毛巾,周雅静从卧室里出来,看到庄建立的样子吓了一跳:“爸,您这是咋了?快坐下歇歇。”

    她话里透着关心,低下头时,眼睛里全是嫌弃和不耐烦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庄建立在外面干了什么,被人打的像猪头一样,看起来真恶心。

    母女俩殷勤备至的照顾,让庄建立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敷上热毛巾,歇了好一会儿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人缓过劲儿来,庄建立心头那团火烧的越来越旺,他沉着脸跟贾雯母女说:“孙燕去厂里闹,我被工厂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贾雯“啊”了一声,精心画出的柳叶眉蹙成一团:“怎么回事,她……她怎么能这么过分。”

    庄建立说话时嘴巴漏风,周雅静看见他少了一颗门牙,心里一阵犯恶心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,妈妈回头跟她说:“静静,你去屋里写作业,我跟你爸聊会儿天。”

    周雅静顺着话,一脸担忧的答:“好的,爸,您先养好身体,不要急着找工作。”

    养女的乖巧懂事,让庄建立心中格外熨帖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没白养,孙燕再横又有什么用,聪聪恨透了她这个妈,最敬爱的是他这个父亲。

    “好,你去学习吧。”

    等周雅静进了屋,庄建立这才满怀怒意道:“我脸上的伤是孙燕打的,她趁我不备,把我绊倒,找人揍了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庄建立爱面子,觉得被女人打,显得自己太无能,特地编了个假话。

    “孙燕雇人打你?她刚来深市,哪儿认识的人。”贾雯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呵,她本事大着呢!阿雯,孙燕就是孙顾问!”庄建立发狠时,扯动受伤的肌肉,表情分外狰狞。

    贾雯心头一跳,压着惊疑问:“真的是她?那个几天就赚五万块的孙顾问?”

    “不是她,还能是谁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孙燕轻轻松松就赚了五万块,庄建立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贾雯想的倒比庄建立长远,她放缓语调:“建立,你消消气。要我说,这也不全是坏事。孙燕只有一个儿子,她赚再多钱,不都是聪聪的?”

    庄建立被贾雯这么一说,脸上伤好像没那么痛了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孙燕从小宠爱聪聪,最在乎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贾雯倾过身子,亲昵的凑在庄建立肩上咬耳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