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炮灰不做工具人 > 九十年代恶婆婆12
    猝不及防的耳光,抽的庄聪耳朵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他还是头一次挨打。

    家里条件再困难,都没人碰过他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生母在别人面前粗俗无理,喜欢占小便宜,却把庄聪当做易碎宝贝一样宠着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宠爱维护他的人,竟当着这么多人面打他!

    庄聪手捂住半边脸,强烈的屈辱,让他大叫一声,不管不管,抡起拳头小牛犊似的冲向顾辛夷。

    “住手!那是你亲妈啊。”

    “庄聪,打亲爸亲妈是要被天打雷劈的!”

    邻居们的劝告,像是浇在烈火上的热油,让庄聪愈发暴戾冲动。

    正当大家以为,顾辛夷要吃大亏时,她一脚飞踹,把庄聪踢到了粘满不明黄色污渍的墙上。

    庄聪从墙上滑落,捂着肚子,清秀的脸庞皱成橘子皮。

    “燕儿,你、你咋舍得这么打儿子啊,万一打坏可咋办。”

    邻居们抱着以和为贵的想法,劝了这个劝那个。

    顾辛夷冷笑:“我花这么多年心血,别说养个儿子,就是养条狗也会冲我摇尾巴。去深市闯荡一年,我算是看明白了,他们老庄家,从根子就是坏的!”

    大家听的心有戚戚然,要不是绝望到了顶点,谁又舍得和自己亲生骨肉断绝关系。

    庄聪污蔑自己亲妈赚脏钱,谁听了能不寒心。

    孙燕的为人,家属院里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到。

    她年轻时肤白貌美青春靓丽,脾气就跟小辣椒似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想娶孙燕的人里,有当官的,也有家庭富裕的,但她唯独选了念过大学的庄建立。

    庄建立和贾雯私奔后,孙燕天天早出晚归,在街上干苦力养活一家子,从没赚过一分轻骨头的钱。

    众人唏嘘的样子,刺的庄聪眼睛疼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妈!她不配做我妈!我恨你!孙燕!我恨你一辈子!”

    他疯狂咆哮后,转身跑下楼。

    庄聪以为,生母会追过来,但身后没任何脚步声。

    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学校,钻到宿舍中,拿头蒙住被子,心像针扎一样疼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野蛮粗俗的生母发达后,就像变了一个人,对别人笑容温柔,对他横眉竖眼。

    想到生母打自己巴掌的样子,庄聪分外委屈,眼泪都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没错,爸爸说过,他是整个家庭的希望,生母无论赚多少钱,还是要靠他赡养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想靠这种手段,打压他恐吓他,让他抛弃父亲,成为她手中傀儡。

    庄聪下定决心,绝不会轻易原谅生母。

    次日醒来,庄聪掀开枕头,摸出一把毛票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他手头又没钱了,想到这里,他决定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不是向孙燕求和,只为了拿生活费而已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亲妈,就该养着他。

    晚自习下课,庄聪趁着天黑匆匆回了家。

    他冰着一张脸敲门,门开后,却是一张陌生的脸。

    “孙燕在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前房主啊?她回深市了,这房子我已经买下,签过合同了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商品房很吃香,一天不到,房子就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离开无比熟悉,却再也不属于自己的家,庄聪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他想到法院告生母,可她远在天边。

    他想大吼大叫,又没甚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刻,庄聪突然想,如果爸爸没离开,就在他身边多好。

    爸爸开明能干,一定能守住他们的家。

    飞机的速度,不是连k字头都没有的火车能比的。

    顾辛夷抵达深市时,王秀英和庄老头到这边没多久。

    他们在顾辛夷安排的“同乡”帮助下,摸到庄建立住的地方找儿子。

    这么精彩的热闹,她断没有不看的道理。

    王秀英得了肿瘤,没钱做手术,人瘦的像火柴棍,肚子高高隆起,瞧着可怜又可怕。

    庄老头一路奔波,穿着打补丁的衣裳,人憔悴的厉害。

    大热的天,老两口穿着棉衣,热得汗流浃背,一看就是刚从乡下来的。

    顾辛夷戴着太阳帽,火红的裙子配上太阳镜,就隔几米的距离,老两口愣是没认出她来。

    不是她没同情心,只怪这些年太令人作呕,把原主当傻子一样欺辱。

    正是周六,庄建立和贾雯领着周雅静出门逛商场。

    脚刚踏出单元门,就瞧见八年没见的亲爹妈,俩眼珠子一瞪,活像大白天见鬼似的。

    “叔,婶儿,建立出来了!”

    演员到齐,热心同乡急火火的拉住震惊中的庄建立,将他拖到亲爹娘面前。

    庄建立手腕被攥的生疼,怒道:“放开,你是谁啊,快松开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,听的王秀英老眼含泪。

    “俺的儿啊,俺的立娃呀,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,抓住庄建立胳膊,往他身上靠。

    熟悉的乡音,像一根棍子,重重打在庄建立脑袋上。

    贾雯见苗头不太对,退着身子想走,被庄老头拦住。

    他双目喷火,一把抓住贾雯衣领,抡起巴掌甩了上去:“艹你娘,就是你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,勾的俺儿子不要爹娘,跑到南方来。”

    庄老头一巴掌,打的贾雯惨叫出声,脸颊高高肿起。

    她天天往脸上抹雪花膏,精心养护皮肤,哪儿受过这份罪,凄厉的喊:“建立,我要被人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庄老头大怒,用力踹了贾雯一脚:“还敢勾引俺家立娃,真死皮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被突发变故吓懵的周雅静,终于回过神儿来,哭着向邻里求助:“大家快救救我妈,求求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王秀英只顾着哭,庄建立见她摇摇欲坠的样子,怕闹出人命,也不敢用力推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爹和老子娘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深市,还出现在他们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热心”的同乡再次发挥积极作用,他从背包里,拿出一个高音喇叭大声喊:“大家快来看啊,这个男人抛妻弃子,丢下年迈的爹娘,假装跳江自杀和小三私奔。他们吃香的喝辣的,让原配妻子在家赡养生病的老人。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,听到这里,看向庄建立的目光充满鄙视。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,为了□□二两肉,连老子娘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一家三口,从不走回老家走亲戚,原来是跑到深市搞破鞋的,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来深市的路上,老乡把道理掰碎了揉给王秀英和庄老头听。

    他们牢牢记住一件事,只有逼儿子回楠城,他们才能老有所养。

    要说庄老头和王秀英能教出庄建立这样的儿子,他们自己也是顶自私的。

    俩人生了五个女儿,最后才生出带把的宝贝蛋。

    前边五个闺女,庄老头亲自溺死了仨,剩下俩打骂着长大后,不到十五岁就卖人换了彩礼。

    他们一辈子说到底为的还是自己,儿子能传宗接代和养老,就是香饽饽。

    有闺女和儿媳压榨时,老两口把庄建立当命根子。

    没人压榨,庄老头和王秀英就像水蛭一样,咬上了他们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世上有不怕死的人,但绝不是疑心想在城里过好日子的王秀英和庄老头。

    周围人的辱骂,让庄建立脑门儿突突的疼。

    他像是又回到了,在楠城被人千夫所指的时候。

    贾雯被抓住头发,一脸凄楚的喊救命。

    种种念头掺杂在一起,庄建立不知从哪儿生出一股胆气,一把将王秀英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老母捂着肚子,在地上痛呼挣扎,庄建立心中闪过一丝不忍。

    但那一丝情绪,微弱的几乎不可察觉。

    为了脸面,为了前途,庄建立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大喊:“你们认错人了,我听不懂你们的方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