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炮灰不做工具人 > 被年代文重生女渣了4
    人命关天,怎么能不管。

    只是顾辛夷也陷入脱离状态,只能勉强拽着段景昭往岸边去。

    他在水里浮浮沉沉,呛了太多水,竟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辛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将人拖到岸边,和段景昭一起进城的人,急忙将他拉上去。

    “淑兰,手给我,我拉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孟建凯弯着腰,主动向顾辛夷伸出手,郭丽芳看到这一幕,心里像打翻醋坛子,抢着伸出手:“表妹,快上来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没搭理人渣二人组,抓着一个女知青的手上了岸。

    没等到回过气儿来,围着段景昭的人,躁动不安的喊:“怎么办,段知青没气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不是淹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慌失措,顾辛夷快步上前查看情况,见有人将手指从段知青鼻下移开,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“都让开一下,我来帮段知青做心肺复苏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不相信自己辛苦救上的人,会这么容易死掉。

    乍暖还寒时节,河水冰凉刺骨,对方大概是因为呛到水受刺激,心脏骤停了。

    刚才顾辛夷下水救人的神勇表现,让大家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她一声吼,大家都乖乖让开。

    顾辛夷半跪在地上,用力按压段景昭胸口,连按十几下,见他没什么反应,俯身替他做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她唇对准段景昭的唇贴了下去,周围人不约而同的发出抽气声。

    这年代的人,就算是接受过教育的,也未必听过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顾辛夷就是光天化日之下跟男人亲嘴。

    郭丽芳一脸震惊,她是重生一次的人,知道一二十年后社会开放,当众搂搂抱抱亲嘴儿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在七十年代,男女青年当街亲嘴儿,就是耍流氓。

    陈淑兰胆子也太大了,敢当众给陌生人做人工呼吸,不怕被口水淹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郭丽芳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,在顾辛夷的不懈努力下,段景昭终于睁开眼。

    顾辛夷的唇离段景昭不到半公分,手还在他胸口按着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段景昭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,眼神也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顾辛夷松开手,起身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陪段景昭一起进城的孙武岳,激动的喊:“活了,段知青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稀奇,原来亲嘴儿能救人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顾辛夷听到后,好笑的解释:“刚才段知青心脏骤停,我按压他的胸口,往他嘴里灌气,都是为了救人,学名叫做心肺复苏。还有,我们俩没亲嘴儿,有一段距离呢。”

    她用手指比划了下,惹来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不管听没听懂“心脏复苏”,大家至少知道,顾辛夷刚才是为了救人。

    孟建凯心里酸溜溜的,陈淑兰人如其名,温柔娴静,就像一朵静静吐露芬芳的空谷幽兰。

    她人长得很美,在一众充满乡土气息的女同学里,属于鹤立鸡群的存在。

    郭丽芳是牡丹,娇艳华贵,让孟建凯着迷,但他也喜欢陈淑兰的清幽美丽。

    他还没亲过的旧爱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被别人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段景昭恢复了气力,大大方方的向顾辛夷道谢:“你好,我叫段景昭,多谢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孙武跃挤眉弄眼,笑嘻嘻的说:“救命之恩,必须——”

    他拉长腔调,被段景昭瞪了一眼才收住。

    听到段景昭三字,郭丽芳心怦怦直跳,难道他就是段老那个下乡时因救落水儿童英勇牺牲的孙子?

    姓段的人很多,但叫景昭这样名字的人却很少,因救落水儿童牺牲的更少。

    郭丽芳怪自己看报纸时没记仔细,竟不知段老孙子下乡的地点,跟她上辈子做知青的地方离得那么近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嫌乡下苦,待了三个月不到就走了,压根儿不知道有知青因救落水孩童牺牲。

    “段知青,你是江市人吗?”

    郭丽芳抢在顾辛夷前面问话,还特意摆出最漂亮的姿态。

    女同志问话,段景昭不好不理睬:“是从江市来的。”

    没错,肯定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郭丽芳羡慕起表妹的好运,随便救个人,就是某政坛大佬的唯一孙子。

    反过来想,这也多亏她跟孟建凯在一起,才让陈淑兰有了救人机会。

    上辈子可没听说,陈淑兰曾经救过大人物的孙子。

    四舍五除二,段景昭的命也算是她救下的。

    “段知青好,我叫郭丽芳,也是江市人,救你的人是我表妹。”

    她的热情和自来熟,让段景昭有些尴尬,“哦”了一声后,再次向从陈淑兰道谢:“你好,能知道怎么称呼你吗?”

    郭丽芳被下了面子,心里不太痛快,怕惹人厌烦,又不敢继续抢答,便抱住顾辛夷的胳膊,假装两人关系好。

    顾辛夷将胳膊抽出来,朝段景昭大方的笑了笑:“我叫陈淑兰,丰收大队人。孩子家长过来了,大家趁着时候还早,赶快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孩子家人赶来,抱着孩子先打一顿屁股,接着又哭又笑的拉着孩子向顾辛夷和段景昭道谢。

    家长让孩子给顾辛夷二人磕头下跪,还问清楚他们的姓名住处,要给他们送红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劝走了热情的孩子家长,一伙人重新上了拖拉机,话题还是顾辛夷和段景昭两人见义勇为的事迹上。

    眼看顾辛夷成了话题中心,郭丽芳紧抓着衣角,心里很是嫉妒。

    早知道下水救人的是段老孙子,她一定第一个下水救人。

    陈淑兰运气太好了,她肯定是看段景昭模样长得好,才给他做人工呼吸的。

    万一她借这个机会,搭上段景昭怎么办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郭丽芳心里燥的像猫抓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段景昭是高干子弟,但现在他爷爷还没平凡,选儿媳未必那么重视家世。

    郭丽芳怀着阴暗的心思,怎么看顾辛夷,都觉得她在勾引段景昭。

    看着他脸说话是暗送秋波,不看他脸是欲擒故纵。

    到了县城,顾辛夷谢绝郭丽芳的热情邀请,独自跳下拖拉机。

    等她走远,郭丽芳不太好意思的跟大家说:“我表妹人很好,就是不太合群,大家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嗐,这有什么,陈同志见义勇为,有一颗金子般的心,值得我们学习。”孙武跃接了话茬,不忘夸顾辛夷一句。

    郭丽芳明明心里不赞同,还要笑着应:“是啊,我表妹一直很善良。我们要到公园开展知青文化交流会,你们要参加吗?”

    都是年轻人,孙武跃一行人来县城也没大事,没多犹豫就应下了。

    唯独段景昭笑着摇头:“我还有点事,以后有机会再聚。”

    他的拒绝,让郭丽芳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1977年,国家政策已经有所松动,黑市渐渐有公开化的趋势,做小生意的人胆子也变大了。

    顾辛夷耳聪目明,在黑市转悠了一会儿,就找到合适的买家,二十块钱把修好的旧收音机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新收音机得四十多人民币一台,还得有票证。

    顾辛夷觉得自己把废品换成钱,心里高兴,买东西的人也觉得自己捡了便宜。

    卖了收音机后,顾辛夷在黑市转了一圈,寻找其他赚钱法子。

    黑市卖的东西五花八门,从手表、粮食、罐头、小吃到衣服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手里有钱心中不慌,顾辛夷步行到县城新华书店。

    这年头书便宜,她打算买几本机械维修的书,也好让自己的维修技术过明路。

    “陈同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