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炮灰不做工具人 > 被年代文重生女渣了10
    “你没发烧吧?我又没病,干嘛要惦记一个垃圾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轻蔑的称孟建凯为垃圾,眼泪的确没半点情意,但郭丽芳一点儿也不高兴。

    她是不希望陈淑兰惦记自己男人,但也不愿她心上人,被她这样贬低侮辱。

    陈淑兰算什么东西,一个乡下野丫头,凭什么看不起未来会成为大企业家的孟建凯。

    “淑兰,你不能因为喜欢孟建凯,对方不回应,就对人家因爱生恨啊。”

    郭丽芳阴阳怪气的刺骨顾辛夷,他停下脚步,一脸认真的反驳:“郭丽芳,你再这样胡说八道,以后就别回我家,也别叫我表妹。天天把情情爱爱挂嘴边,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动了真格,郭丽芳怕她负气离开,换了张笑脸;“跟你开个玩笑,别较真雅。”

    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郭丽芳已经打定主意,彻底断绝陈淑兰和孟建凯的姻缘可能。

    让一个男人,对一个女人彻底死心,其实很容易。

    郭丽芳低头看篮子,眸中闪过一丝得色。

    等孟建凯亲眼看到陈淑兰和小混混,光天化日下,赤条条的纠缠到一起,绝不会对她起半点心思。

    这就跟人民币掉粪坑里一样,除了恶心还是恶心。

    陈淑兰也别怪她,上辈子她抢走自己的幸福,还在她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时郭丽芳就在心里发过誓,有朝一日,一定要把看不起自己的人踩在脚底下。

    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,郭丽芳绝不会再让陈淑兰从自己手里抢走。

    离村子近的蘑菇和野菜,都摘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越走路越窄,周围草木格外茂盛,待走到一棵茂盛的背靠石头的大松树下。郭丽芳捂着肚子,“哎呦”一下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一脸难为情的对顾辛夷说:“淑兰,我闹肚子,你在松树下等着,我去那边解个手。”

    郭丽芳一手捂肚子,脸红扑扑的,好像真急着上茅厕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将篮子放地上,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金色阳光穿过密集松针,照在她白嫩的脸颊上,她水汪汪的眼睛,远山似的柳眉,像一幅娴静的美人画。

    郭丽芳猛然发现,陈淑兰气色变好后,人比以前更好看了,气质像极了空谷幽兰。

    变美有什么用,郭丽芳提着篮子,转身朝草丛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陈淑兰就要变成村里的笑话,大家眼中的破鞋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都不可能像上辈子那样,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了。

    郭丽芳怀着隐秘的快乐,按照计划的那样,绕过草丛,装作迷路的样子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被人怀疑,她真很想亲眼见到,陈淑兰被王铁柱欺负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她正在想着,迎面碰上吊儿郎当的王铁柱,郭丽芳压低声音提醒:“你还愣着干嘛,还不快点儿去大松树下。”

    王铁柱应了一声,加快步伐朝前走,等走到郭丽芳身侧时,突然伸出胳膊用力搂住她,把她按到草丛里。

    郭丽芳吓了一跳,张开嘴就要尖叫,被王铁柱捏住下巴,塞进嘴里几颗胶囊。

    男人身上又酸又臭的味道,刺激的郭丽芳想吐,身体却像被铁钳子按住一样。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,想把东西吐出来,王铁柱嘿嘿一笑,用脏兮兮的手指压着她舌头,逼她咽下去。

    胶囊在嘴里咬破,味道奇怪的液体滑入喉咙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几天前郭丽芳特地买回来的“神药”,她不知道王铁柱为什么突然反水,将药用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药效发作,郭丽芳脑袋变得晕沉沉的,浑身软绵无力,王铁柱身上的酸臭味,仿佛突然多了一种奇怪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嘿,丽芳,你放心,俺会对娶你当媳妇儿,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郭丽芳心里拼命的喊不,身子却动弹不得,任由王铁柱脱下她的衣裳,在她身上肆虐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,迷迷蒙蒙间,郭丽芳仿佛看到了上辈子的人渣前夫,又好像看到了西装革挺的孟建凯。

    对,她马上就要和孟建凯结婚了,他们会在发达后补办一个盛大的婚礼。

    崎岖的山间小路上,孟建凯领着几个知青,教他们辨别什么是能吃的野菜,什么是有毒的野草。

    “孟同志懂的人真多,我们天天闷在教室里读书,人都读傻了。实话说,我刚下乡时看到麦子,还以为是韭菜呢。”

    邱刚的话引来一阵哄笑,孟建凯乐呵呵的回:“我们乡下人懂庄家,你们城里人懂工厂和高楼大厦,大家各有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有水平,怪不得孟同志能吸引到我们知青一枝花,嘻嘻,今天丽芳怎么没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象名字,孟建凯脸上笑意更浓:“她和表妹先上了山,说是采一些野菜和蘑菇,中午添个菜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周璐璐突然竖起耳朵“咦”了一声:“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?我咋听到前边好像有小动物哼叫的声音,咱们不会遇到野猪吧?”

    邱刚对周璐璐怀有朦胧好感,见她害怕,踮着脚往前望:“野猪很凶的,这声音可不像,倒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众人静下来,不远处的声音变得清晰,邱刚脸唰的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这声音哪儿是野猪叫,分明是妖精打架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谁这么有闲情逸致,跑到山上搞对象。

    邱刚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,憋红着一张脸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周璐璐听到不是野猪,捡起一个棍子,好奇的往前走:“丽芳说山上有狐狸还有兔子,咱们瞧瞧去,前面是不是有兔子。”

    她不等众人答应,就快步往前走,

    邱刚怕周璐璐撞到别人丑事吃亏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孟建凯也听出声音不对头,但见几个城里来的知青都一脸懵懂的跑过去凑热闹,他也只得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王铁柱听到动静,心里发虚伏在郭丽芳身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周璐璐和邱刚同时到草丛附近,她尖叫一声,拿着捂着眼睛。

    邱刚挡在周璐璐面前,先看到王铁柱贱兮兮的一张脸,等他手忙脚乱的披上衣服,露出身下的人,他惊愕的差点叫出来:“郭,郭——”

    他连说了两个“郭”字,没敢叫完郭丽芳的全名,恶狠狠的瞪住衣衫不整分外猥琐的王铁柱:“你敢欺负下乡女知青,我们要报警,让派出所毙了你。”

    郭丽芳躺在草丛里,脑袋沉甸甸的,迷迷糊糊的叫了句:“建凯,你压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孟建凯走上前时,看到的就是半露着身体,躺在草丛里,神情迷醉的女友。

    就在看清楚郭丽芳脸的一瞬间,他像是六月天被人倒了一桶冰水,从头到脚都是冰凉冰凉的。

    王铁柱被邱刚威胁,一边穿衣服,一边反骂:“多管闲事,我跟自己媳妇儿亲热,管你们屁事儿。”

    远处,顾辛夷扯着嗓子高喊:“丽芳,郭丽芳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周璐璐也不知想到哪儿,失神的应了一句:“郭丽芳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邱刚用力拉了周璐璐一把,她这次意识到,自己刚才行为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但她真的被吓到了,不管是下乡前还是下乡后,大家都对周璐璐说,乡下人淳朴好客,他们要向农民学习生活和做人的道理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刚,她眼睁睁的看到,知青里最漂亮的那个,被浑身酸臭的农村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心上人被人欺负,孟建凯热血冲头,抡起拳头砸向王铁柱脑袋:“畜生,我打死你,打死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松手,把手松开,姓孟的,你耍什么疯。我跟自己对象亲热,碍着你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对象!”

    孟建凯不认为,郭丽芳能看上又穷又丑还没素质的王铁柱,绝对是他趁丽芳落单,把她欺负了。

    两人扭打成一团,顾辛夷一手提篮子,一手拎着野兔耳朵过来时。郭丽芳人还在草窝子里躺着,衣服都没穿好,看着也是可怜。

    但她再可怜都是自找的,如果她能悬崖勒马,不把chun药给王铁柱,或者不带顾辛夷上山,她就不会遭受这样的欺凌。

    害人者,终将害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,丽芳,丽芳?”

    顾辛夷将绑住双腿的兔子,丢到篮子里,急急忙忙冲到郭丽芳跟前,替她把衣裳拢好。

    周璐璐这才找回魂儿,跟另一个女知青,一起蹲下来,一脸焦急的喊郭丽芳名字。

    见她脸上泛着不正常红晕,嘴里迷迷糊糊的喊“建凯”,周璐璐鼻头酸酸的。

    郭丽芳遇到这样的坏事儿,她对象能不嫌弃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