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炮灰不做工具人 > 被年代文重生女渣了11
    可怜郭丽芳还对此一无所知,周璐璐心中涌起一股兔死狐悲的感伤。

    想到孟建凯说,郭丽芳是跟表妹一起出来的,她忍不住质问顾辛夷:“你跟丽芳一起上山,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原主对周璐璐是有印象的,陈淑兰遭遇不幸那一世,清醒后曾质问郭丽芳为什么要一个人离开,害她遭遇不幸。

    周璐璐头一个站出来,斥责陈淑兰乱攀咬人,说郭丽芳是城里来的知青,在山里迷路很正常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,她都在替郭丽芳打抱不平,人设没有崩。

    顾辛夷不奇怪,都是下乡的女知青,周璐璐帮郭丽芳就是帮自己。

    但这不代表,她就要为郭丽芳自作孽的行为负责任。

    只是周璐璐话音落,其他几个知青,也一脸义愤的看着顾辛夷,仿佛郭丽芳遭遇这一切,都是她没看好一般。

    孟建凯和王铁柱扭打成一团,一个骂对方是畜生,一个一口咬定自己和郭丽芳在耍对象。

    顾辛夷帮郭丽芳理好衣服,语气淡淡的说;“丽芳刚才说要小解,让她在松树下等,人钻到西边的草丛里。我等了好一会儿,去西边找人没瞧见影子。这才换了方向找,结果遇到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周璐璐愈发觉得顾辛夷心狠,自己亲表姐出了这样的大事,她不急不躁眼圈都不红一下,实在是心狠。

    “丽芳是城里人,在山上迷路不是很正常。她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,你一点都不急,心也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上辈子,郭丽芳倒是表现的急,又是哭又是闹,满村嚷嚷着找人做主,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陈淑兰被小混混糟践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幕,顾辛夷冷漠的反问周璐璐:“你说我该干什么,嚷嚷的满世界都是,将这事闹得人尽皆知?”

    周璐璐哑口无语,咬着唇不服气的瞪着顾辛夷。

    “丽芳状态不对,你们谁带了冷水,泼到她脸上,让她清醒一下。”

    其实邱刚也觉得周璐璐有些咄咄逼人了,刚才郭丽芳在草丛里躺了那么久,两个女知青都没想起来帮她把衣服理好。

    论年纪,陈淑兰比几人还要小两岁,她做事明显更加冷静有条理。

    邱刚将水壶递给顾辛夷,目光刻意避开郭丽芳,眼神有些复杂的问:“今天的事儿,村里会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他也只是个下乡没多久的年轻人,一同下乡的女知青,遭遇这样的噩运,让邱刚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受到了冲击。

    周璐璐恨恨的抢答:“还能怎么办,把使坏的乡巴佬抓到监狱去!”

    换位思考,她就是一辈子不嫁人,也不会找那样一个粗陋不堪的小流氓。

    顾辛夷把冷水泼到郭丽芳脸上,方才她趁人不注意,在她身上痛穴点了几下,她也该醒了。

    冷,痛,郭丽芳在仿佛被大卡车碾过的痛苦中。

    她躺在湿冷的草丛里,眼前是顾辛夷放大的脸庞,还有周璐璐、孙月虹两人含着泪的眼睛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,郭丽芳有一瞬间的恍惚和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姓孟的,你别跟老子嘚瑟。我刚才就是让让你,丽芳嫌你太木头,不懂风情,就是喜欢我这种有味道的男人,你不服气啊。”

    王铁柱被孟建凯按在地上,一边扑腾,一边说无赖话刺激他。

    他就是块滚刀肉,耐打的很,最不怕打嘴皮子官司。

    孟建凯气的眼睛发红,抓了一把土,胡乱往王铁柱嘴巴里塞:“你再说,我让你再说!”

    两人打的鸡飞狗跳,郭丽芳脊背发凉,终于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把陈淑兰引到松树下,按计划王铁柱会用chun药,把她放倒,然后在树下成好事。

    她装作迷路的样子,把孟建凯等人引来,假装无意间撞破两人奸情。

    但现在,全完了!

    大热的天,郭丽芳瑟瑟发抖,像是被雷劈了一样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王铁柱收了她的钱,就要按照约定,糟践了陈淑兰。

    是谁给他的狗胆,敢对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周璐璐看到郭丽芳绝望的眼神,颤抖的身体,哭着劝:“丽芳,你别怕,咱们知青拧成一股绳,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孙月虹也含泪点头:“璐璐说的对,我们绝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唯独顾辛夷,清清冷冷的看着她,仿佛在嘲笑她的愚蠢和难堪。

    郭丽芳用力抓着地上草,在周璐璐的搀扶下,勉强坐直身子,第一句话就是质问顾辛夷:“陈淑兰,你为什么要害我!你跟王铁柱私下有了奸情,我撞破后一句话都没说。你为什么要指使他,坏了我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电光石闪间,她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想收拾王铁柱,她有的是机会,等83年严打时,想办法抓住他的小辫子,把他送去枪毙都行。

    但要化被动为主动,让自己成为受害者,陈淑兰成为加害者,只能把握住眼前的机会。

    郭丽芳说的伤心,自己都要信了,她呜呜咽咽的喊:“我不想活了,陈淑兰,我把你当亲姐妹一样照顾。你为了瞒住自己的丑事,竟然这样害我。”

    几个知青听的一脸惊骇,周璐璐再次跳出来,指着顾辛夷的鼻子骂:“你好毒的心思,丽芳天天得了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你。连买包水果糖,都要给你分一半,你竟然这样对她。”

    邱刚虽然没应和,脸上也是一副戚戚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都觉得,郭丽芳是江市来的知青,眼界高像朵骄傲带刺的玫瑰花,跟王铁柱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,压根儿没交集的机会。

    反倒是陈淑兰,跟王铁柱一个村子里长大,兴许瞎了眼,被小混混迷昏头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指责,顾辛夷一点都不怵,淡淡哦了一声吼,对郭丽芳说:“既然你指正,是我害了你,报警吧。让警察同志来断断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提到报警,郭丽芳先是心虚,想到她交给王铁柱的东西,又理直气壮起来:“报警就报警,我本来打算念在亲戚的份儿上,饶了你这次。可你欺人太甚,没半点改悔的心思,还幸灾乐祸,我也顾不上姑妈他们的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她打算的很好,王铁柱欺负了她。

    要是郭丽芳执意告对方流氓罪,他是要把牢底坐穿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用私了作为要挟,逼王铁柱配合自己行事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郭丽芳还以为,王铁柱是临时见色起意,对她动了歪心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