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炮灰不做工具人 > 被年代文重生女渣了12
    说是报警,一帮人还是浩浩荡荡的先到了村委会。

    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下乡女知青被糟蹋的消息,不出半天就在整个大队传开了。

    下乡知青一向是受重点关注的对象,闹出这样的大事,村干部也跟着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郭丽芳衣衫不整哭哭啼啼,王铁柱梗着脖子,顶着满脸青紫,一副老子搞对象天经地义的模样,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孟建凯脸上挂了彩,沉默的走在郭丽芳身后不远的地方,眼神沉郁的吓人。

    之前被城里来的女知青看上,多春风得意,现在的他就觉得多窝囊。

    他知道发生这种事,不该怪郭丽芳。

    但孟建凯亲眼见到自己的女人,被村里小混混,按在身下欺负,热血冲头的感觉,快让他气爆炸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想象,今天过后,大家只要提起郭丽芳,就会跟王铁柱挂在在一起。

    农村人才不讲究什么,女性遇到□□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为啥别的女人好好的,就你被欺负,肯定是你打扮的风骚或者太不小心。

    除非被欺负的女人上吊自杀或者投井,不然在村民看来,她一辈子都要被扣上不干净的帽子。

    至于他,只要跟郭丽芳在一起一天,别人就会背地里笑话他戴绿帽子。

    遇到嘴巴坏的,还会当面嘲笑他。

    孟建凯虽然生在农村,但学习成绩不错,一向有股自命不凡的劲儿。

    这也是郭丽芳委婉向他表达好感时,他毫不犹豫舍弃陈淑兰的原因,孟建凯太想“有面子”。

    郭嘉惠正在家里揉面,突然有人叩门,大声嚷嚷:“淑兰娘,不好了!你们家郭知青出事儿了,你快到村委会去一趟!快点,听说她被人糟蹋了!”

    报信儿的是旺儿嫂子,嗓门大说话利索。

    郭嘉惠脸上笑容僵住,手腕一抖,面团差点掉地上。旺儿嫂子的话,单句她都能听明白,放到一起蒙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出事儿,什么叫被人糟蹋。

    想到最糟糕的可能,郭嘉惠手都顾不上擦,粘着两手面就跟在旺儿嫂子身后往村委会冲。

    村委会院墙外,围着很多人看热闹。

    看到郭嘉惠脸色苍白的赶过来,大家一脸同情的让开过道。

    他们零星听了一耳朵,据说郭丽芳是被村里的小混混王铁柱糟蹋的。她一口咬定,自己表妹跟王铁柱谈对象,被她撞破后,怀恨在心故意害她。

    要这事儿是真的,不仅郭丽芳名声没了,陈淑兰就更无名声可言,兴许还得坐牢。

    涉及女知青隐私,非相关人员不得进入。

    村委会办公室里黑压压全是人,郭嘉惠一只脚刚踏进屋子,就听到郭丽芳哭着大声嚷:“都是陈淑兰害了我,王铁柱,你自己说,你是不是跟陈淑兰在搞对象!”

    她红着眼,头发凌乱,指着王铁柱质问。

    郭嘉惠看到堂外甥女这样子,心像被刀子扎了一样难受。尽管如此,对于外甥女的话,她还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不是郭嘉惠偏心自己亲女儿,而是淑兰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她天天闷在家里看书,摆弄从废品回收站淘来的坏电器,哪有时间跟人搞对象。

    再者,王铁柱是什么人,村子里有名的闲汉,一个大男人赚的工分,还不如女人和半大孩子。

    郭丽芳又哭又闹,咬死了她被王铁柱糟践,都是陈淑兰在背后指使。

    顾辛夷被她磨得不耐烦,眉头一皱正要开口,见郭嘉惠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,急忙迎了上去:“娘,您在我身上靠会儿,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郭丽芳这才看到郭嘉惠,跟碰见救星似的大喊:“姑妈,我不活了。我把淑兰当妹妹,她怎么能那样害我。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落到郭嘉惠脸上,想看在独生女和外甥女闹翻,她会站在谁那边。

    也就是她性子软和宽厚,大家才猜一猜。

    换个人,不管三七二十一,肯定站在亲生女儿一边。

    周璐璐先声夺人:“大娘,你女儿害了郭知青一辈子,你们家必须负责。陈淑兰年纪小小就那么恶毒,抓去坐牢都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郭嘉惠靠在女儿身上,努力挺直腰板儿:“我家淑兰不是那样的人,丽芳,你遭遇这样的事,姑妈也很难过。但你知道淑兰的,她天天闷在家里看书,哪儿有时间动歪心思。今天也是你,执意要拉她上山挖野菜。”

    原主娘虽然良善,但也不是无脑软弱的人。郭丽芳红口白牙冤枉自己闺女,她不认!

    郭丽芳哭得伤心,抓住孟建凯的胳膊,他身子微僵,犹豫了几秒,才抬起胳膊轻拍她的后背进行安抚。

    “建凯,我的命好苦。姑妈为了自己的女儿,睁着眼睛说瞎话。陈淑兰给王铁柱写了好几封情书,还把自己贴身穿的小衣和手链送给他。母女俩反口不认账,是想逼死我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言之凿凿,孟建凯不疑有他,虎着脸向陈淑兰发难:“陈淑兰,你太让人失望了。丽芳那么好的姑娘,你怎么忍心伤害她。你太恶毒了,你也是个姑娘,怎么能做出那么阴损的事。”

    村长咳了一声,问顾辛夷:“陈淑兰,郭知青举证你跟王铁柱谈对象,还说你们俩互相写情书送东西,你认不认?”

    丑事是在村子里发生的,村干部虽然气苦,但仍然努力调节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,我跟王铁柱不熟,除了上工,私下根本没见过面。”

    顾辛夷答的坦荡,郭丽芳大声嚎哭:“你们私底下搞对象,肯定不愿让人撞见。”

    郭嘉惠进屋后,原本只是空口咬定自己和郭丽芳谈对象的王铁柱,终于添了新说辞。

    他指着郭丽芳,一脸愤愤道:“郭丽芳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女人。咱俩你请我愿约在树林里亲热。被人撞见又不是啥大事,你至于这样污蔑我强j吗?”

    王铁柱愤怒完,头转向村长,一副被冤枉的样子:“村长,我王铁柱名声是不好。但我顶多懒散点儿,啥时候做过欺男霸女的事。我跟郭知青谈对象有一段时间了,每次约会见面,都让熟人帮我守着。就连今天助兴用的药,也是丽芳亲手交给我的。大家伙要是不信,我这就叫证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实人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王铁柱被顾辛夷收拾的服服帖帖,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特地将重要话憋到郭嘉惠来再说,就是顾辛夷的交待。

    顾辛夷不希望,郭嘉惠夫妻因为郭丽芳的事伤心,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众揭穿她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郭丽芳自作自受后,不思悔改,把脏水往顾辛夷身上泼,活该她倒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