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仙君他杀妻证道后 > 钓钓鱼
    风止惊叹完,听到谢意说的话之后心中意动,却最终还是拒绝了她。

    风止笑容温和:“多谢楼主美意,只是比起他人赠送,我更希望有朝一日我能亲手炼制出如楼主这样的云舟来。”

    谢意也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生气,反而笑道:“那我就等风道友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怀虚眼巴巴地望着云舟,听见风止拒绝之后,心中满满都是羡慕。

    他们剑宗不仅穷,而且秉承着剑修除了剑之外其他什么都不需要的宗旨,剑宗可以说得上是两袖清风。

    不过羡慕归羡慕,怀虚也没有抛弃自己本命宝剑的想法,对于一个剑修来说,剑就是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怀虚擦了擦自己嘴角流下来的泪水,跟在风止身后上了云舟。

    倒是慕流光,不远不近地跟在谢意的身后。待到谢意随意坐在云舟上,眺望一望无际的无尽之海时,慕流光冷不丁地开口:“你去祭拜了林灵?”

    谢意面上划过一丝诧异,见状,慕流光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看来,慕道友与我还真的是心有灵犀啊。”谢意掏出一瓶灵酒来,又取出两个杯子,给自己和慕流光各倒了一杯,一边倒酒一边道:“看来慕道友当时真的是动了真心。”

    慕流光不置可否,神色冷淡地坐在谢意对面。

    他们俩都心知肚明,当日若非真的动心,又如何才能斩情?

    谢意端起酒杯,浅浅尝了一口,透明的酒液滋润了她的唇瓣,衬得她的眉目愈发的鲜活肆意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流光没有去碰自己面前的酒杯,语气肯定:“你的心境有所进境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道:“你要突破了?”

    谢意如今已经是元婴后期,再要突破的话,那她就是沧澜大陆上最为年轻的出窍期真人。

    昨日见到谢意的时候,她还未曾有这般变化,难道她是今日去祭拜林灵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谢意偏过头去,眼神落在海面上,语气平淡:“不过是听到林前辈的事迹,有所感触罢了。”

    修士结为元婴之时会有雷劫,之后修为没进阶一层,都要经历一次雷劫,谢意并不是很想在无尽之海中渡劫,因而可以压制了一下自己的修为。

    无尽之海中亦有许多妖兽,因而寻常修士都不会冒然渡过无尽之海。

    只不过对于谢意而言,她并不畏惧这些挑战。

    即便是修为进境了,心境也要跟上才是,谢意将杯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,笑道:“师妹临走之前特地给我又准备了许多灵酒,虽然比不过三娘酿的酒,却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可惜地看着慕流光,道:“只不过尝过了最美味的,再尝这些总归是没有这么畅快。”

    慕流光微微皱眉,总觉得谢意似是在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他干脆换了个话题问道:“你可知道草木一族陨落之地在哪里?”

    谢意从储物袋中又掏出一张地图来,摊开在她和慕流光中间的桌子上,指着其中标注的地方,道:“这里就是当然草木一族栖息之地。”

    草木一族生活在无尽之海的岛上,后来草木一族陨落之后,海岛也随之沉入海底。

    谢意指尖落在其中一块地方,道:“我们从这里进入的无尽之海,一直向东走,如今大概在这个方位。”

    慕流光的头地下去,看向谢意所指的地方,若是按照云舟现在的速度,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在明日日落之前可以抵达原本草木一族海岛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尽之海中也划分了数个妖兽的地盘,有些实力强劲的妖兽家族,地盘甚至占据了无尽之海灵气最为充裕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是……”谢意凑过去,仔细看了半晌,道:“是鲛人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民间传说中,鲛人一般都是貌美善良,甚至还会护送渔民出海打渔。可事实上,鲛人貌美不错,可脾气却算不上温和。

    相反,鲛人一般都脾气暴躁,能动手的绝对不会动嘴,所以在无尽之海中,鲛人才能占据灵气最为充裕的那一块地盘。

    鲛人一般都不会离开无尽之海,所以明月楼中关于鲛人的记载也十分有限,大部分都是明月楼的三长老之前游历的时候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三长老几乎是踏遍了沧澜大陆的每一个角落,”谢意道:“关于鲛人的记载也是三长老写下的。”

    和鲛人不同的是,草木一族脾气温和,无论是人修还是妖兽,在草木一族眼中都是一视同仁的,而且草木一族擅长炼丹。对于脾气暴躁的鲛人而言,他们并不怎么和人修接触,所以丹药大部分都是从草木一族手中交换的。

    谢意:“比起我们这样瞎找,鲛人说不定更能知晓海底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方法。”慕流光道。

    谢意恍然:“你是说朝露?”

    慕流光点头,云朝露乃是草木一族唯一的后人,应当也有所感应才是。

    因此,原本在房间中炼丹的云朝露,听到敲门声,发现是一脸冷漠的慕流光之时,脸上写满了茫然。

    比起冷冰冰的慕流光,云朝露还是更为喜欢谢意一些。

    况且慕流光一直都是一副世间万物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,云朝露不知道他特地来找自己是为何事。

    云朝露心里有些忐忑,莫非是自己哪里惹到了慕流光?

    而在她见到谢意的时候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云朝露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,谢意看向慕流光的眼神中写满了揶揄。

    慕流光神色未变,同云朝露说明了来意之后,云朝露的神色更加茫然了几分,“可是,我并没有丝毫感觉啊!”

    师父虽然告诉过她,自己是草木一族的后裔,可是云朝露自幼生活在云霄宗中,即便是知晓自己并非人族,可她也没有觉得自己和人族有多大差别。

    师父说这是因为她的血脉不够纯粹,所以才会这般。

    因此,当慕流光问她有没有感觉到草木一族的位置之时,云朝露有些怂,却还是实话实说,她并没有感觉到草木一族族地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兴许是隔得比较远?”云朝露也知晓谢意和慕流光特地走这一趟是为了帮她获得草木令,所以云朝露的脑子也飞快地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离的近了一些之后我就能感觉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草木一族的族地已经沉入海底。”谢意道:“只可惜我身上并未携带避水珠。”

    以云朝露目前的修为,她也不能在水底停留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。”谢意道:“避水珠原本就产自鲛人一族,等我们遇到了鲛人一族之后,再同他们交换便是。”

    云朝露有些兴奋地眨了眨眼睛,“是和话本中一样的鲛人吗?”

    她丝毫不担心若是没有找到草木令的话自己会如何,云朝露性格豁达开朗,于她而言,若是能找到草木令的话最好不过,若是没有的话,她还有师姐,还有云霄宗,也算是不虚此生。

    谢意:“什么话本?”

    云朝露在房间里炼丹的时候,一边守着炼丹炉,一边翻看从风止那里拿来的话本。

    她在云霄宗的时候哪里看到过这些东西,一时之间看得有些入迷。

    如今她正在看的话本,里面的内容是一个修士被人打入无尽之海,后来被一个善良温柔的鲛人所救,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,二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风大哥说了,这可是如今最为流行的话本。”提起自己的新爱好,云朝露的眼睛都在发亮,“就连怀虚看了都说好。”

    慕流光:“?”

    一脚踏入外面的怀虚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过是想来问问师兄修行上的问题,谁能想到一过来就听到了云朝露说的那一番话呢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怀虚苦着脸走过来。

    慕流光神色冷淡,“心法再抄一百遍。”

    怀虚垂头丧气:“是”

    谢意不忍心打破云朝露心中的美好幻象,便换了个话题道:“我好像是闻到了丹药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云朝露一拍脑袋,抓狂道:“我忘记我刚刚还在炼丹了。”

    完了,这下子不会炸炉了吧!

    她拔腿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,谢意他们只闻见一阵焦糊味传来,接着云朝露哭丧着脸捧着一炉丹药过来,“没炸炉,但也不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”云朝露十分想得开,“不如就拿这些丹药来钓鱼吧。”

    怀虚有些怀疑地看着她甩出去的线,问道:“真的会有鱼儿上钩吗?”

    云朝露也不确定,所以她干脆将鱼竿塞到了怀虚手中,自己则是打算翻一翻自己的储物袋,看看能不能再拯救一下这一炉丹药。

    怀虚原本也只是打算打发时间罢了,可谁知道,他突然感觉杆子一沉,仿佛海底下有什么东西咬住了鱼钩一样。

    怀虚惊呼道:“真的有鱼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云朝露储物袋也不翻了,趴在舟边往下看。

    他用力地往外扯线,一边充满干劲道:“到时候一半红烧,一半清蒸。”

    怀虚的话音刚落,就听见哗啦一声,伴随着鱼线一起出水的,还有一道银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云朝露惊呼一声“人鱼!”

    怀虚睁大了眼睛,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鱼,银色长发披在身后,银色的鱼尾闪耀着动人的光泽,但是这一切都比不过那张花容月貌的脸。

    原……原来话本上是真的啊!

    那鲛人开口,声音轻灵动人:“就是你们在钓鱼?”

    怀虚呆愣愣的,耳尖上逐渐弥漫上粉色,鲛人果真是如传说中那般温柔啊!

    谁知下一秒,那鲛人咆哮道:“就是你往海底扔这么难吃的东西?呸!我看你就是存心找茬的!?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让你鲛大爷教你好好做人!”

    怀虚:…………

    咔哒一声,他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