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文库 > > 我演你啊[反无限流] > 打工人打工魂(一) 16.新的线新索
    反应过来这房间是简小玉特意布置过的之后,蛇脸便主动将手电筒递到了领头的马东手里,并不动声色地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房间估计没通电,你拿这个照明吧。”

    后者并不知道这是蛇脸故意在把他往火坑里推。他还以为对方是一时犯傻,心里顿时一乐,连忙把手电筒拿过来攥得紧紧的,生怕蛇脸后悔。

    他朝身后吆喝道:

    “我先进去,你们跟着我啊。”

    被撞开的门缝并不宽,一次性只能容得下一个人通过。

    潮湿霉变的味道在空气中萦绕着,像是有多年都未见过天日一般。房间里一片漆黑,只有零星的光芒从门缝里透进去,在地上留下一道如结界般割裂分明的光影。

    嘴上说是不害怕,但进门之前马东仍旧先谨慎地拿手电筒扫了一下,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迈开了步子。

    挡在门后的是一张实木的书桌。

    估计是刚才撞门的时候撞狠了,桌上的书本墨水洒了一地,第二个玩家进门的时候光顾着打量周围没有注意脚下的钢笔,差点就滑了一跤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马东原本还没什么反应的,反而被对方给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就跟着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喊完后他又才反应过来,无语道,“……你小心点行不行,咋咋呼呼的,吓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不是没注意么……”

    打滑的男玩家连忙扶着桌子从地上站起来,结果刚起身起到一半,余光里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他下意识地瞥了一眼,结果一抬头就看见斜前方的桌子上似乎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人!

    男人顿时脑子一懵,尖叫张口就来: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经常玩鬼屋的人都知道,有时候恐惧并不是来自于鬼屋本身,而是身边薛定谔的队友。

    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本来就容易做出一些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举动。更别提耳边突然炸开一声尖叫,是个人都会被这分贝给惊吓到,就连走在后面的鬼怪都反射性地抖了一下,于是……

    再次被队友猝不及防吓了一大跳的马东: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原本就受了刺激,被马东这么一叫唤,心里更慌张的男玩家: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

    刚走到房间门口的齐舟还以为他们是遭遇了什么恐怖的事情,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想往外跑,却好巧不巧地被贺广济给挡住了去路挤不出去,她不由得边叫边喊:“啊啊啊怎么回事!你们在叫什么啊!”

    马东:“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啊!我也不想叫的!”

    男玩家:“啊啊啊是墙上,墙上有——”

    夹在玩家们中间的蛇脸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音波攻击,忍无可忍地伸手抓起马东拿着手电筒的那只胳膊,“你们瞎叫唤什么呢,只是在椅子上挂了件白衣服而已。”

    手电筒的光芒唰地一下打过去,所谓的鬼影顿时原形毕露——

    还真是件衣服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衣服搭在了椅子上,椅子又被放在了书桌上,门外灌进来的风把衣服吹得鼓鼓的,这才造成了白衣鬼影居高临下挂在墙上的假象。

    看清楚真相的那一瞬间,就像是大合唱结束时的指挥收棍似的,众人的尖叫声顿时收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刚刚尖叫的玩家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后排全程保持安静的裴遇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心情复杂jpg

    只有简小玉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叫得多好听啊,停下干什么。

    只可惜目前还是禁猎时间,所以她进不了房间。因为怕被人发现,所以她只能小心翼翼地躲在门外偷听。不过看来她最后布置出来的效果还不错,不枉她当时爬高上梯的,还为此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裴遇淡淡地开口:“继续往前走吧。”

    马东:“……好、好的。”

    应完声之后他又忍不住回头瞪了队友一眼,后者连忙冲他摆手表示自己不会再大惊小怪了,队伍这才又慢慢往前移动起来。

    简小玉连忙打起了精神,竖起耳朵听玩家们的动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往里走,屋子里就又乱。

    就像是发生过什么斗争一样,屋子里的东西散地乱七八糟的,花瓶瓷器碎了一地,地面上也不知道是沾了什么污渍,脏兮兮地粘成一团,颜色深得就像是血迹一样,但手电筒照上去之后又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蛇脸也没想到,简小玉居然能够把房间搞成这个鬼样子,到时候副本结束后也不知道要赔多少钱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这个房间被藏得这么神秘,里面很有可能会藏有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东西,如果能够借此机会将他们暂时劝退的话,也不失为一个拖延的好方法。

    趁着玩家们没有察觉,蛇脸悄悄发动了技能。

    他微微低下头,脸上原本用来迷惑玩家的丑陋疤痕忽然又变回了青黑色的蛇麟。紧接着那片蛇麟上忽然泛起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房间内无端刮起一小阵阴风,室内温度也开始慢慢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屋子的环境本来就阴暗,因此玩家们即便是感受到了变化,也并没有往同行的人身上多想。

    黑暗又封闭的环境中,众人下意识地放缓了呼吸,四周静得仿佛只能听见一行人的脚步声,渐渐地,屋子里的气氛再次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男玩家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,猫着腰扯了扯马东的袖子,低声问:“马东,你有没有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说两句吧你。”马东现在一听他说话就下意识地浑身都起鸡皮疙瘩,厉声抗拒道:“我啥都不觉得!”

    男玩家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啥都还没说呢好吗。

    沟通失败,男玩家只好悻悻然地打消了说话的念头,但那种危机感非但没有消失,反而变得越发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下一秒就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。

    进了屋之后一群人便散开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手电筒只有一个,光芒的范围也有限,不可能把所有的角落都顾及到。

    屋内的陈设堆放杂乱,哪儿哪儿看着都像是鬼影。

    齐舟原本是想看看书架上会不会有什么线索,结果一打开柜门就看见一个洋娃娃正对着她的方向保持微笑,差点没把她吓得心脏骤停。

    好在她这次憋住了,没有直接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作为队伍里唯一一个女生,齐舟虽然不是那种柔弱又无脑的类型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看着那个做工粗糙的洋娃娃,她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正巧余光里瞥见身边有个高大的身影,她下意识地往对方的方向凑了两步,同时还伸手将自己刚刚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书往男人那递了递。

    “裴遇,这些书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视线却先撞上了半张狰狞的蛇脸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齐舟手中的书直接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突兀的动静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手电筒的光芒紧跟着就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有人急切地问:“怎么了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蛇、蛇……”齐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,但视线却是紧盯着蛇脸的方向。然而下一秒钟手电筒的光芒扫过来时,她对上的却仍旧是那张布满疤痕的脸。

    对方什么异样的反应都没有,就好像她刚才所见到的全是幻觉一样。甚至在听见她喊“蛇”之后还愣了一下,随即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问道:

    “你刚刚看到蛇了?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语气正直的,把齐舟也听蒙了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。

    倒是从开始就一直待在一旁没出声的贺广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合作了好几次,他深知以蛇脸那小心谨慎的性格来说,不小心被人撞破鬼怪形态的几率几乎为零。齐舟现在这样,多半都是蛇脸故意的。

    贺广济突然意识到,这是个把玩家带离房间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他沉吟道:“山里虽然没有什么大型野兽,但确实有不少的虫蛇鼠兽,往年偶尔也有客人被毒蛇咬伤的情况。这个房间这么阴暗潮湿,没准儿真的有蛇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几个玩家顿时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常年生活在都市中的人来说,老鼠差不多已经算是极限了,毒蛇和鬼怪的恐怖程度几乎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贺广济趁热打铁道:“这个房间大家也看过了,也就是个杂物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,之后也可以继续参观。不过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,还是先让仆人们把房间清理一遍吧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“大家”,但他那笑眯眯的视线却是盯着裴遇的。

    后者原本正在翻阅一本从地上捡起来的书,闻言动作根本停也没停,倒是其他几个玩家心里忍不住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他们才刚进了房间,还没怎么搜查呢,怎么就要撤出去了。要是先让仆人来把房间收拾了,那他们还能找到线索么!

    但他们之前强烈要求要进入房间已经够失礼了,现在山庄主人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他们也不好意思再开口说什么“我们不怕蛇,我们现在就要搜”。

    那不是把“目的不纯”几个字全部写在了脸上么!

    几人一时僵在了原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贺广济见状也不着急,继续说道:“前几日我正好有事外出,山庄招待不周,今天特意设宴打算好好款待一下各位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,不如我们先下楼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裴遇总算是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心想:说了这么多,原来是这儿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裴遇轻轻合上书页,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本书放回桌子上摆好。然后才转过头来对贺广济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想要的回应,贺广济带头往外走,蛇脸做为管家则领着男仆留在最后善后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玩家们全部走过楼梯拐角之后,蛇脸的表情瞬间就沉了。

    他曲起指节在墙上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没动静。

    蛇脸直接对着墙“啪啪”猛拍!

    下一秒钟,简小玉鬼鬼祟祟地从墙里探出小半个头,对上男仆那猛然瞪大的眼睛,顿时心虚极了。

    她连忙压着声音喊:“别拍了别拍了!这不是来了么!”

    又咕哝道:“大白天的叫我出来干啥?一会儿别被人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蛇脸冷着脸,什么也没说,直接把辅助器的界面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简小玉好奇地凑上去,最终视线落在了最后一排的新增消息上。

    —玩家裴遇在亡灵amy的房间发现线索。